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节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

全章节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

九重江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是作者““九重江雪”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灵雨霍焰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部分人可听心声吃瓜军婚美丽作精残疾大佬先婚后爱宠文爽文甜文团宠】苏灵雨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被系统带到缺衣少食的八十年代,成为军婚文男主的恶毒前妻,就算男主家世显赫,不用粗茶淡饭,她也无语凝噎。好在发发脾气,摆摆脸色,日常任务就完成了,日子也算轻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作,周围人的眼神却越来越宠。公公给零用,婆婆送玉佩,小姑子小叔子贴心懂事。小说里要把她丢下海喂鱼的病娇反派,也用疯狂痴缠的目光锁着她。都疯了吧?至于霍焰那个狗男人……嘴里说爱她,结果天天让她加夜班,毫不心...

主角:苏灵雨霍焰   更新:2024-07-11 2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灵雨霍焰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节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由网络作家“九重江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是作者““九重江雪”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灵雨霍焰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部分人可听心声吃瓜军婚美丽作精残疾大佬先婚后爱宠文爽文甜文团宠】苏灵雨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被系统带到缺衣少食的八十年代,成为军婚文男主的恶毒前妻,就算男主家世显赫,不用粗茶淡饭,她也无语凝噎。好在发发脾气,摆摆脸色,日常任务就完成了,日子也算轻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作,周围人的眼神却越来越宠。公公给零用,婆婆送玉佩,小姑子小叔子贴心懂事。小说里要把她丢下海喂鱼的病娇反派,也用疯狂痴缠的目光锁着她。都疯了吧?至于霍焰那个狗男人……嘴里说爱她,结果天天让她加夜班,毫不心...

《全章节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精彩片段


“涉及到通敌卖国,当然是低调处理,这种事情一般都不会声张。”霍建国道,“反正周放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嗯。”霍焰点头,和他想的一样。

他更担心的,其实是苏灵雨。

正准备问,霍建国已经先说了出来:“按上面的意思,是想安排你几个叔叔伯伯见一见你媳妇,考察一下她的为人,你怎么说?”

霍焰沉思。

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这么快,主要是周放的事情太突然了。

好在上面态度很和善,能谈的空间很大。

霍焰不答反问:“事情牵扯到苏灵雨,又不能跟她明说,这件事我们家怎么应对,父亲您觉得呢?”

霍建国只觉得头疼。

苏灵雨的来历太神秘,知道的东西太多,这是其一。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声能被别人听到,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暴露出来的东西也很难控制……这是其二。

既要忠于国家,又要照顾家人,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这事情是真的不好处理。

大儿子向来心眼多,但霍建国不耐烦弯弯绕绕,直接道:“你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护着,你直接说你的底线是什么。”

“……”霍焰沉声开口,“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尊重她的个人意愿。”

“具体怎么做?”

霍焰组织了一下语言,有条有理道:“建议先在非正式场合下见面,交谈中引导话题方向,徐徐图之比较好。”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霍建国点头,“找个什么名目,你有主意没?”

“下月就是父亲您的寿辰,找个理由提前一段时间,不大肆操办,但邀请几个叔叔伯伯来家里聚聚,应该很说得过去。”

“这是个好主意。”霍建国肯定点头,又问,“但上面要求最少两次会面,这办法只能用一次,你还有别的想法没有?”

霍焰正准备摇头,忽然想起霍朗那张鼻青脸肿的猪头脸……

有闲工夫趴在他门外偷听,不如废物利用。

心念电转,他不动声色地平静说道:“霍朗过完年就20岁,年纪不小了。难得他暑假在家,不如多给他安排几次相亲。”

霍建国很意外:“你弟?他还有两年才军校毕业,现在就操心婚嫁的事,是不是早了点?”

“首先,只是个名目。再者,只是相亲。假如真有看对眼的,让他和人家女孩儿多相处两年再考虑成家也不错。”

霍建国恍然大悟,赞同点头:“想法不错,那就这么办!只是可惜了,你几个叔叔伯伯也不是人人家里都有闺女,不然光靠你弟相亲就能完成任务。”

他做事雷厉风行,立刻喊来霍朗。

几分钟后,听完事情原委,知道自己年纪轻轻就要背负组织重任,受命相亲的霍朗一脸无语:“……不会吧?”

晴天霹雳!

如遭雷击!

他是非常非常想谈恋爱,但他喜欢温柔可爱,声音甜美的女生啊!

几个叔叔伯伯家里的千金和他一样都是军校生,有一个算一个的比他身强力壮,比他厉害能打……他真的是要相亲,不是去找死吗?

霍焰淡淡问:“惊喜傻了?”

什么惊喜?!

霍朗欲哭无泪,只想说哥你别坑我。

“哈哈哈!”霍建国真以为他惊喜,笑呵呵鼓励,“除了你贺伯伯他们会带闺女来,还有几位从政的叔叔伯伯也会过来,你要好好表现,别给我丢人!”

还有从政的?

别呀!霍朗在心里哀嚎!

搞政治的都心眼子多,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从小耳濡目染的,他很怀疑他能在那样的对象手里活几天。

知道为什么他从不嘲笑霍湘数学只考8分吗?

因为他考过6分。

从书房离开,懒散了一暑假的霍朗破天荒没去沙发上躺着看电视,而是到后院打起了军体拳,很快就练得汗流浃背。

“你弟真是长大了,知道自己要相亲就有了紧迫感,知道要奋斗了。”透过窗户看到这一幕,霍建国对霍焰感叹。

霍焰:“……”

他爸误会了什么?有的人,只是不想被相亲对象揍得太惨吧?

……

霍建国将两个方案上报,得到上头批准。

但因为“贺寿名单”还需再议,相亲计划先一步提上日程。

一天后。

苏灵雨美美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刚掩唇打了一个哈欠,睁开水盈盈、雾蒙蒙的杏眸,就被霍焰吓了一跳!

这人逆光坐在窗前,悄无声息的,面无表情的用一双漆黑幽深的凤眸盯着她,活像是一座高大的墓碑!

这是要给她送葬?

“……霍焰!你,你干什么?!”苏灵雨拍了拍狂跳的心脏,真的要气笑了,“你不睡觉在这里盯着我看,是有什么大病吗?总不会是被我美色吸引了吧?”

霍焰:“……不是。”

不是?

苏灵雨杏眸微眯,更生气了。

美目流转,她端起放在床头的水杯对着面前的狗男人一泼,气哼哼道:“给你醒醒脑子,让你……”

话说到这里,突然说不下去了。

她泼水的技术太高,大半杯水都泼到了霍焰的身上,几乎没一滴洒在外面。

冷水打湿了他的头发,顺着流到他的脸上,滚落到他笔直浓长的眼睫毛上,他坚毅的下巴上,让他狼狈中带着一丝禁欲的吸引力。

他身上穿着军绿色的短袖,宽大的同色系军裤,深色水痕从他的胸口一直延续到下半身,还好死不死的集中在中间部位。

衣服颜色变深,紧贴在身上,将他精壮结实的八块腹肌勾勒得隐约可见。

因为坐着,惹人遐想的人鱼线是看不到的,但腰腹以下被打湿的那一块位置,嗯……形状不要太明显。

苏灵雨忽而垂眸,无辜地别开视线,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面前的男人,主打一个“不负责”。

霍焰擦了一把脸,幽深凤眸越显深沉,沉声开口:“苏灵雨……”

“干什么?”苏灵雨立刻俏脸一红,语速极快地反问:“等等!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吧?你觉得我是那种馋你身子,故意调戏你的肤浅坏女人?!”

霍焰:“不是……”

【对,我是!】

霍焰:“……”

所以,他是来干什么的?

小说《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灵雨皱眉:【为什么顾燕影不解释?】

【这就要从顾燕影的身世说起了。】

苏灵雨立刻道:【你仔细说说。】

【顾燕影这个人吧,身世挺惨的。】

【他父亲是下乡的知青,在他六岁那年丢下他和他的母亲回城,说是在城里找到工作之后就接他们母子过去享福。回城后没多久,他父亲也给他母亲写了几封信,但基本都是问他母亲要钱,说在城里生活不易,处处都要消费。后来又说自己得了重病,要钱治病,再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时间过去几年,在顾燕影和他母亲心里,都觉得他父亲肯定是已经死了。一开始他们还坚持写信,盼着有人回,后面慢慢也不写了。】

【一直到顾燕影十八岁那年到京城读大学,无意中在大街上见到他的父亲,他才知道他的父亲好端端地活着。不仅活着,还活得很好,成了一所高中的老师,娇妻在怀,子女成双,一家人幸福得不行。当初他父亲所谓的生活不易,所谓的得了重病,不过是想从他母亲手里抠钱,给新婚妻子当彩礼!】

【他愤怒的跟父亲对质,父亲却说那只是一点小钱,还说当初迫不得已才和他母亲结婚,在他心里,他和母亲都是人生的污点。】

【而他父亲看不上的那点“小钱”,对顾燕影和他母亲来说,是每天饿着肚子省吃俭用存下的几分几毛,是寒冬腊月穿不了棉衣,只能多穿几件单衣保暖,冻得身体四处都是冻疮的痛苦。】

【这个消息对顾燕影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几乎震碎了他的整个世界。】

苏灵雨好奇:【他就是因为这个才黑化的吗?】

【是也不是,因为远远不止哦。】

【还有什么?】

系统道:【其实顾燕影小时候,在乡下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父亲“死亡”之后,他和母亲在乡下相依为命。他母亲身体弱,做不了什么重活,家里的田地又被亲戚抢走,他母亲就只能做那种“暗门子”,靠出卖身体为生。顾燕影年龄小,懂事早,撞到过几次他母亲和男人的那种事,从此留下巨大的阴影,对男女之间的事情非常排斥。】

【光这一点,顾燕影就痛恨父亲的失职,甚至憎恨自己的出生拖累了母亲。如果不是为了养大他,他母亲大可以找个人改嫁,至少不用活在脏泥里。】

【因为这股恨意,顾燕影知道自己的父亲撒了弥天大谎之后,就想报复他的父亲,把他父亲做过的“恶事”闹得人尽皆知。谁知道他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家里有能量,不仅把他父亲的事情压了下来,还让他背上偷窃的罪名,把他关进了拘留所,害他差点被学校开除。】

【再之后,因为顾燕影成绩优异,出类拔萃,他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又觉得他的存在会威胁到自己儿子女儿的地位,甚至会抢夺家产,让自己儿子给顾燕影下药,把顾燕影卖给了人贩子。】

苏灵雨简直不敢置信:【顾燕影之所以会被拐卖,是因为被人下药,直接给卖了?】

系统肯定:【对哦!不然顾燕影那么聪明,又是个大人,怎么会落入人贩子的陷阱呢。】

【那女的,还是让自己的儿子,也就是顾燕影同父异母的弟弟给他下药?为什么?就不怕损阴德吗?】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顾燕影太谨慎了,从来不吃他们给的东西,只对四五岁的弟弟有几分好脸色呗。】


苏灵雨美目微眯,红唇扬起危险的笑。

她优雅随意的将手里的珍珠小包放在桌上,小包提手撞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咚”一声轻响,却像是一记砸在人心脏上的重锤。

这是要发火了?

苏灵雨才要开口,霍朗一脸紧张,屁股着火般从椅子上窜起,结巴高声:“嫂,嫂嫂嫂子!”

“干什么?”苏灵雨没好气地反问。

“您想吃炸酱面,叫我去买就好了,怎么能让您这么金尊玉贵的人亲自去呢?”霍朗嘿嘿一笑,诚恳而谄媚。

霍家最讲风骨,然而看他这狗腿子的模样,没一个人阻止。

就连霍建国和陈玉香都没有。

苏灵雨却不领情:“一来一回得多久时间?炸酱面就要现做现吃,等你拿回来口感都败了,我才不要,我要去店子里吃。”

“我速度快,拿出百米冲刺的劲头去给您买,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霍朗道,“刚才这事……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你会不好意思?”苏灵雨怀疑,“不会是想给你哥出气,趁机往炸酱面里‘加料’吧?”

“怎么会?!”霍朗就差对天发誓。

但苏灵雨根本不理他。

重新拎起珍珠小包,她袅袅婷婷朝外走去。

她不止想吃刚出锅的炸酱面,还想出去透透气,看一看几十年前京城的风貌。

“嫂子!”霍朗立刻追上。

剩下的霍家人相视无言。

半晌,霍湘突然担心地开口:“万一别人听到嫂子的心声,这可怎么办?”

陈玉香也头疼:“她是个人,又不是物件儿,我们总不能整日里绑着她,不让她出门。真要那么做,她也是会起疑的。”

霍家是厚道人家,做不出违法乱纪的事,苏灵雨又似乎有办法治好霍焰的腿,他们更不愿惹她生气。

“说不定就我们能听到她的心声,别人听不到呢?”霍湘又乐观起来。

“不是没这种可能,但也要找可靠的人验证几次才能确定,不然心里总是不够踏实。”陈玉香道。

“等霍朗回来,先看他怎么说。”霍建国道。

霍焰没发一言,眼中却若有所思。

半小时后。

苏灵雨心满意足地回家,看到霍家人还坐在饭桌前,仿佛在进行什么严肃的仪式,不由得眼中掠过一丝疑惑。

点开进度条:【日常任务:恶毒进度59/100】。

看来刚才那一波爆发很有作用,她口中哼着轻快的小调,愉快上楼了。

她要去整理一下衣柜。

她有点轻微的洁癖,穿书用的是自己的身体,衣服也不想穿别人穿过的……昨天是没办法,今天她就不愿意将就了。

除了看得上眼的新衣服,其他的她都不想要,等会儿上街去买新的。

楼下。

好几道视线集中在霍朗身上,他知道是为什么,挠挠头说道:“我在外面没听到嫂子的心声,不知道是她心里没想,还是在外面听不到。”

“这次也许只是侥幸,之后这样的情况还会有很多,防不胜防,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得找可靠的人多验证几次。”

“她会不会察觉?”

“……”

就在这时,一道甜软的声音响起:“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觉得,你们在说我坏话呢?”

霍家人:“……!!!”

几人纷纷扭头,只见容貌姣好,身段窈窕的苏灵雨正款款走下楼梯。

她身上穿着一条雨过天青色的棉麻长裙,肌肤白皙,看起来犹如一枝开在朦胧雨中的翠雀花。细白的手扶在深棕色的楼梯扶手上,如白玉无瑕,无一处不精致。

背后议论非君子所为,又被正主逮了一个正着,霍家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目露尴尬。

霍焰和霍建国夫妻还好,特别是霍湘和霍朗,两人都还没修炼到家,看起来就很慌的样子。

“你要去哪里?”霍焰打破沉默。

“真在说我坏话?”苏灵雨不答反问,轻哼一声。

霍焰:“……别多想。”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你先说说我们结婚一两个月了,你的津贴呢?怎么的,一分钱不给我,是想留着养小情人?”

“……没有。”之前只是没想起,霍焰不欲多解释,直接问道,“你要钱干什么?”

“当然是买衣服了。”苏灵雨抬起下巴,“我衣柜里那些粗布衣服,就没几件是人穿的,我都要丢了。”

“都丢了?那也太浪费了吧?”霍湘一听就心疼了。

现在谁家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不说他们小辈,霍建国居家穿的衣服,上面都打着好几个补丁。

大嫂那一衣柜的衣服,她羡慕得不得了,没想到她竟然还不满意,说要丢了。

苏灵雨柳眉一竖:“我用自己老公的津贴买衣服,你有意见?”

【除了两条真丝睡裙,别的衣服都磨得我皮肤发红,又疼又痒,我就没受过这委屈。是年代没好东西,他们没见识,还是他们故意虐待我呀?】

系统的小奶音响起:【应该是故意虐待你吧,毕竟你是恶毒女配,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肯定讨厌你呀。】

霍湘:“……”

没有,不是,别乱说!

但她视线落在苏灵雨一身吹弹可破的白净肌肤上,突然有可耻的迟疑:他们霍家,不会真的是在虐待大嫂吧?

“……我没意见。”霍湘一脸羞愧地坐下了。

苏灵雨轻哼一声,美目看向霍焰。

霍焰开口:“之前的津贴,我拿去补贴牺牲战友的亲人了。之后每月的津贴,我只取用一半,其他的都给你。”

他以为苏灵雨会大吵大闹,甚至让他去把钱要回来,其他人也一脸担心地看着苏灵雨,没想到,她只是郁闷地叹了口气。

【霍焰说的,是他出事那场战斗中牺牲的战友家人?】

系统:【是呀。那场仗他们打得非常艰难,万死一生,除了霍焰主角光环活了下来,其他人都战死了,有的甚至是为救他而战死的。他对牺牲的战友心里充满愧疚,甚至一度觉得自己不配活下来。】

苏灵雨道:【我们国家的军人是真的很伟大,没他们披荆斩棘,我们不可能开盛世,享太平。】

【他们牺牲之后,家里少了一个顶梁柱,有的家中父母无人照顾,有的家里孩子无人抚养,的确很艰难。】

系统赞同:【是的呀。】

【但我真的不舒服呀!】苏灵雨又委屈又火大,【这任务我不想做了,要不我现在就去跳海吧,早死早超生。】

系统震惊了:【宿主,别呀!】

霍焰突然沉声开口:“如果衣服穿着实在不舒服,我去部队打申请,提前把下个月的津贴领了,你跟我一起?”

其实家里不缺钱,但部队里都是可靠的人,刚好能验证一下苏灵雨的心声谁能听到,谁不能听到,尽可能多得到一些信息。

他一说,其他霍家人秒懂,都在心里赞同点头。

苏灵雨也缓和了表情。

去部队?说不定能碰上周婉柔!

她美目眨了眨,撩了撩耳边垂落的发丝,矜持点头:“行吧,就先去部队。”

【我倒要去看看周婉柔是何方人物。】

【暗中惦记已婚男人,她还委屈上了,觉得原主败坏她名声了,多大脸呀!看我给她亿点点震撼!】

霍焰:“……”

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他,在家人隐晦同情的目光中,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他和周婉柔真的没来往,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苏灵雨:【……你才没良心!】

还没走远的霍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出猪叫。

苏灵雨疑惑看过去,突然感觉脚踝被人轻轻握住,她垂眸一看,是霍焰红着一张脸在给她穿鞋。

他低垂着头,眉眼冷峻,神情严肃,虽然动作有点笨拙,但如果不是一张脸红得不行,简直认真得像是在执行什么重要任务。

【我是真出现幻觉了?】

【算了,小统子,我们还是来吃瓜吧。】

【宿主想吃谁的瓜呀?】

苏灵雨垂眸看一眼面前面红耳赤的男人,突然对他的过往有了点小兴趣,漫不经心道:【霍焰的。】

系统“滴滴”两声:【现在就为宿主搜索!哇……男主身上真的也有好多好多瓜呀,真的太有意思了!】

【快说说。】

霍焰:“……”

不等他反应,系统的小奶音已经响了起来:

【陈玉香怀霍焰的时候,别人都说她怀相是女孩儿,她又很喜欢女儿,因此准备了很多粉色的小衣服,小裙子。霍焰出生之后是男孩子,她还失望地哭了一场,后面就把霍焰当女孩儿养。】

苏灵雨忍俊不禁:【女装大佬?】

【对呀,对呀!现在陈玉香还珍藏着一本相册,里面就有霍焰小时候扎辫子,穿女装的照片哦。他小时候玩过家家,不少小男孩抢着要他当媳妇儿呢。】

【哈哈哈,还有呢?】

【还有霍焰十一岁的时候,竟然还有小男生以为他是女生,脸红红跟他表白,气得他冲过去揍了人家一顿,之后就在学校确立了扛把子地位。】

【还有还有呢?】

【霍焰十三岁的时候去水库摸鱼,裤子脱了丢在岸边。没想到拎着一条鱼游回岸边之后,裤子没了,最后黑着一张脸,穿着内裤走回家的。】

【哈哈哈!】

【你别看霍焰这么正经,他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梦遗是在学校,他害羞不想被人发现,所以……】

“苏灵雨!”霍焰突然开口,面红耳赤地打断了苏灵雨和系统的吃瓜,眼中有一掠而过的羞赧。

被突然拉回注意力,苏灵雨脸上带着笑意,一双水盈盈的杏眸看向他:“怎么?”

霍焰忍着脸上滚烫的热度,尽量沉着冷静地回答道:“鞋子已经穿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嗯,行。”

苏灵雨应了一声,优雅起身,踩着漂亮的细带高跟凉鞋一边往前走一边又问系统:【然后呢,小黄瓜做了什么?】

霍焰深吸一口气,眼中满是无奈。

【哈哈哈,霍焰发现自己梦遗了,半夜三点起来悄悄洗内裤。结果宿舍兄弟发现他在干什么,一个个打着手电筒庆祝他“成年”,气得他一人给了一拳。】

【哈哈哈。】苏灵雨笑完又问,【据说他们男生宿舍会很无聊的比大小,小黄瓜有没有参加过,比赢了没?】

【我看看我看看……没有哦,霍焰不肯跟人比的,谁要是邀请他玩那种无聊的游戏,他上去就是一拳。不过根据数据显示,男主就是男主哦,嘿嘿。】

苏灵雨懂了:【哈哈哈。】

霍焰:“……”

霍焰:“!!!”

苏!灵!雨!

……

军用吉普开出大院,行驶在大街上。

苏灵雨单手托腮,一双水盈盈的杏眸好奇看向车窗外,打量着年代气息浓郁的街景。

和后世的高楼大厦不一样,现在的房子大多只有两三层,最高也不过五层。颜色几乎都是灰扑扑的,有的楼房连外墙都没有,露出红砖内里。

不少矮墙上刷着标语,非常具有年代特色。

车子在供销社停下,苏灵雨一下车就看到大大的“公用电话”四个大字。


谢荣军突然转变态度,这么热情积极,苏灵雨一下就懂了。

【没想到谢荣军竟然是个乐子人,这么迫不及待想看我手撕周婉柔,霍焰知道他兄弟是这德行吗?】

【小统子,他还有什么瓜吗?】

系统开口:【还有哦。今年是谢荣军的本命年,他死活不肯穿红袜子怕战友笑话,但天天穿着红内裤。】

【昨天晚上他偷偷喝酒吃花生米,被老婆揪耳朵,跪了搓衣板。】

【还有……】

谢荣军一个踉跄,差点没摔跤。

“弟妹,弟妹!”他连忙开口。

再让这个系统爆瓜,他真的要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没看到霍焰那狗东西,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睛里都是笑吗?

“怎么?”苏灵雨杏眸看向他。

“到太阳底下了,我给你撑伞!”谢荣军呵呵苦笑,抢过赵科手里的遮阳伞,给苏灵雨撑上。

上车之后,因为想在苏灵雨面前好好表现,他又把车开得起飞。

苏灵雨被晃得头晕脑胀,又一次急刹,她忍无可忍道:“谢荣军,停车!你不会开车可以不开,让赵科来!”

【车速这么快,是想我死吗?】

【生活这个狗东西,真是处处给人小惊喜。我以为谢荣军是迷途知返,没想到他是穷图匕见。】

谢荣军心头一急。

车速太快了?

生怕引来苏灵雨的反感,他下意识就去踩刹车。

可是,人一分神就容易出错,不知道怎么的他脚下一滑,重重一下踩在油门上。

车子咆哮着发出巨大的轰鸣,车速瞬间狂飙到一个吓人的数字,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一辆坦克!

谢荣军吓出一身冷汗,情急之下只能极限操作,一边多次刹车将车速降下来,一边猛打方向盘调整方向。

好死不死,后座的苏灵雨没系安全带,身体因为巨大的惯性猛地朝前摔去,差点没被直接甩出车子。

幸好霍焰反应快,及时将她扯到怀里,这才避免一场惨剧。

“谢荣军!”苏灵雨惊魂未定,气得声音都在发抖,“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也没必要下这样的死手吧?”

“我不是,我绝对没有要害你的意思,真的是意外!”谢荣军要急死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滚落下,再次求助地看向霍焰。

“你看霍焰干什么,想让他管管我?”苏灵雨气笑了,“还意外,我怎么就觉得不是意外?”

“那,我……”

“什么你你我我的,下车,让赵科来!”

“……行。”

谢荣军一脸后悔地坐到副驾驶,赵科接过方向盘之后,开得比之前更加稳如老狗。

因为苏灵雨板着一张俏脸,车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谢荣军使劲对霍焰挤眉弄眼,霍焰头疼,向来沉默寡言的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但苏灵雨吓得脸色惨白,明显是吓狠了……

他正要组织语言,苏灵雨的心声突然响起:

【刚刚我摸到霍焰的胸肌了,结实宽广,确实手感不错!不打赏也能感受榜一富婆的快乐,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系统哈哈大笑:【怎么不是呢?】

【哎呀,我的头还是有点晕,手有点没劲儿,可能会悄悄往下走一点……嗯?小统子,霍焰他掐我手!】

苏灵雨的心声满是震惊委屈,但并不值得同情。

谢荣军:“……”

他瞬间就不慌了。

从后视镜打量霍焰,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只有男人才懂的揶揄。

霍焰:“……”

向来情绪内敛的他耳根滚烫发红,生平第一次明白了“手足无措”是什么意思,狼狈到了极点。

“霍焰,你的手是铁钳子吗,都要把我手捏红了,再不松手我就要咬你了!”苏灵雨忍无可忍地开口,拉回他的思绪。

“我又没招你,你惹你,你干嘛突然掐我?”

“你是不是有病呀?!”

她根本没想过是自己的心声曝光,才引来霍焰的“自我保护”,实在疼得厉害,也不愿意留一圈难看的印子,又气又急瞪向霍焰。

霍焰再度深吸一口气。

“我放手,你别作乱。”

“我能对你做什么?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苏灵雨没好气道。

霍焰:“……”

迟疑片刻,他慢慢松开了手。

好在刚才满脑子要使坏的人并没有继续作乱,而乖乖坐直身体,甚至把安全带都系好了,这让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被她手心撑过的胸膛,被她细白指尖滑过的腿部,很奇怪的,像是有一阵阵的电流窜起。

酥麻难耐。

……

几分钟之后,军区医院到了。

医院占地面积很广,分急诊、门诊部和住院部三大块,想靠运气碰到周婉柔不是容易的事,谢荣军想将功补过,自告奋勇去打听消息。

苏灵雨一边揉着发疼的手腕,一边走下车,没注意到车里霍焰的不对劲。

直到两三分钟过去,他还没下车,她才气哼哼地回头催促:“你怎么那么慢,是不敢跟我去找周婉柔对质吗?一直坐在车上不动,乌龟呀。”

“就来。”霍焰声音有些奇怪的黯哑。

也许是热,他脱去身上的军绿色短袖衬衣,将衬衣搭在手臂上,上身只留着一件白色工字背心,露出宽阔的肩膀和一双肌肉结实漂亮的手臂。

工字背心布料轻薄,苏灵雨偷偷打量,耐心数了数,确定了,霍焰真的有练过,真有八块腹肌!

【哇!】

苏灵雨瞬间眼睛一亮,小小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霍焰:“……”

生平第一次被女人调戏,还是吃的“闷亏”,不能做声,他无奈低头掩饰发红的耳根。坐上赵科推来的轮椅后,他随意将衬衣搭在双膝上。

“搭腿上也热,让赵科帮你拿着吧?”苏灵雨道。

她还想看腹肌。

“是的,团长,我来拿吧!”赵科连连点头,立刻伸手去拿衬衣,却被霍焰一把拍开手。

“……不用。”

就在这时,先去医院大厅打听消息的谢荣军回来了。

“我找值班护士问了下,说周婉柔现在住院部三楼,我们直接去找她就行。”

他办事效率非常高,苏灵雨投去赞许的目光。

见状,谢荣军立刻笑得一脸憨厚。

……

小说原女主是什么样,苏灵雨自穿书之后就一直很好奇。

当她远远见到周婉柔本人,心里只留下两个字,那就是:绝了。

周婉柔说不上是绝色美人,但也长得白白净净,清雅秀丽,看着舒服养眼。特别她气质温和纯净,落落大方,叫人下意识就心生喜欢亲近之意。

这样的人,显然比脑子不好,恃美行凶的原主讨喜多了。

【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原主每次都对周婉柔喊打喊杀,实在是男人都喜欢这一款绿茶。】

系统疑惑:【咦?不是所有人都讨厌绿茶吗?】

【那你就错了。女人讨厌绿茶,是因为绿茶绿了自己。男人讨厌绿茶,是因为她们竟然招惹的不是自己。】

系统:【……好有道理。】

霍焰:“……”

谢荣军:“……”

苏灵雨唇角扬起,一边走向周婉柔,一边问系统:【有周婉柔的瓜吗?我很好奇她是白是黑,还是白切黑。】

系统立刻道:【宿主等等。】

随着苏灵雨的走近,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应,但正在交谈的周婉柔和护士长王惠突然眼神茫然,同时左右四顾,最后视线落到苏灵雨身上……刚才说话的人,是她?

系统的瓜已经准备好了,欢快的小奶音响起:【宿主宿主,这个周婉柔真的好多瓜呀!】

【什么,什么,你快说说。】

【你光知道她对霍焰有意思,想把你拉下霍太太的宝座,你不知道她在老家还有一个青梅竹马,并且已经订婚好几年了吧?】

【她旁边那个人,跟她说话的那个王惠,是这里的护士长。每次你过来闹事,王惠都会维护她。可王惠不知道,她老公经常偷偷给周婉柔买东西,甚至把她祖传的金手镯都给周婉柔了,哈哈。】

“什么?!”王惠一脸震惊,怒火中烧。

看向面前的周婉柔,发现她脸色惨白,摇摇欲坠,还有什么不懂的?

那个神秘声音都说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