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目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

畅销书目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

九重江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苏灵雨霍焰的小说推荐《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九重江雪”,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部分人可听心声吃瓜军婚美丽作精残疾大佬先婚后爱宠文爽文甜文团宠】苏灵雨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被系统带到缺衣少食的八十年代,成为军婚文男主的恶毒前妻,就算男主家世显赫,不用粗茶淡饭,她也无语凝噎。好在发发脾气,摆摆脸色,日常任务就完成了,日子也算轻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作,周围人的眼神却越来越宠。公公给零用,婆婆送玉佩,小姑子小叔子贴心懂事。小说里要把她丢下海喂鱼的病娇反派,也用疯狂痴缠的目光锁着她。都疯了吧?至于霍焰那个狗男人……嘴里说爱她,结果天天让她加夜班,毫不心...

主角:苏灵雨霍焰   更新:2024-07-10 2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灵雨霍焰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目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由网络作家“九重江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苏灵雨霍焰的小说推荐《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九重江雪”,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部分人可听心声吃瓜军婚美丽作精残疾大佬先婚后爱宠文爽文甜文团宠】苏灵雨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被系统带到缺衣少食的八十年代,成为军婚文男主的恶毒前妻,就算男主家世显赫,不用粗茶淡饭,她也无语凝噎。好在发发脾气,摆摆脸色,日常任务就完成了,日子也算轻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作,周围人的眼神却越来越宠。公公给零用,婆婆送玉佩,小姑子小叔子贴心懂事。小说里要把她丢下海喂鱼的病娇反派,也用疯狂痴缠的目光锁着她。都疯了吧?至于霍焰那个狗男人……嘴里说爱她,结果天天让她加夜班,毫不心...

《畅销书目读心作精前妻后,禁欲大佬天天破防》精彩片段


苏灵雨回到卧室,查看进度条,发现又窜了一截。

看来完成日常任务轻松得很,发发脾气,使使性子就成了,相当轻松。

【做任务太简单了。】

系统立刻回答:【宿主最棒,宿主加油!】

【嗯。】

苏灵雨坦然接受彩虹屁。

她拿上换洗衣服准备泡澡,根本不知道隔壁书房里,有一场针对她开的家庭会议。

书房门一关上,霍建国就问霍焰:“究竟是怎么回事?”

霍焰言简意赅道:“晚饭前我去找苏灵雨,突然发现能听到她的心声,时间没比你们早多久。但我比你们多听到几句话,推断‘苏灵雨’的壳子里,应该是刚换了一个芯子,她要做的事是当恶毒女配,目的是回家。”

至于苏灵雨说要亲他,轻薄他的话,他没提,实在说不出口。

“之前苏灵雨心跳停止又被抢救回来,不会是那时候吧?”霍朗瑟瑟发抖。

霍湘跟着一抖,脸色发白。

“呸呸呸!什么封建迷信,现在可不兴这样说!牢记五讲四美,回头多背点语录!”陈玉香连忙阻止,威胁地瞪了他一眼。

霍朗立刻双手合十,连连点头。

“她说的家不是娘家吧?”霍建国问。

“信息有限,不能确定,但多半不是。因为她提到过她想尽快完成任务,早点死,早点回家。”霍焰摇头。

“她一心求死?”

“她口中的死应该就是生,所以她才以此为目标。”

“当恶毒女配是什么意思?”

霍焰沉思。

按照苏灵雨今天的表现,似乎骂他两句废物,诬蔑他和周婉柔有私情,说两句饭菜不好吃就是恶毒……但在他的理解中,真正的恶毒并非这样。

他不能确定这是两人对“恶毒”的理解不同,还是她没来得及做更恶劣的事。

一时没有回答。

“这个我知道!”霍湘举手,活泼说道,“之前苏灵雨动不动就闹,吵得家里没个安宁,她应该是要模仿大嫂的行为,继续闹!”

陈玉香一声冷笑:“就你聪明,还会抢答了!这么聪明怎么数学只考了8分,涂改成绩糊弄我和你爸?”

救命!霍湘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求助地扯了扯霍焰衣袖!

霍焰:“……”

他直接问霍建国:“父亲,您建议怎么处理?”

“情况不明朗,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一定要把苏灵雨盯牢了,绝不能让她做出危害人民,危害国家的行为……如有必要,把情况汇报上去。”

霍建国指了指头顶。

霍焰点头。

最终几人确定了一个应对方针:多观察,多搜集消息,高度防备。

开完家庭会议,几人散场。

霍建国和陈玉香回房休息,霍朗知道霍焰肯定要去他的小书房办公,推着霍焰往二楼尽头的小书房走,兄弟两个随意说着话。

“大哥,我怎么觉得苏灵雨不仅换了个芯子,还换了壳子?她那么好看,要是对你用美人计,你能扛得住吗?”

霍焰:“……”

回想女人胆大包天的心声,强吻,睡不睡什么的……

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轮椅扶手上轻轻敲击两下,淡淡反问:“他说你可能到死都是童子鸡,听到这消息,你能扛得住吗?”

霍朗怪叫:“……哥,你真要这么伤害我吗?”

“呵。”

……

一声惊雷,暴雨倾盆。

时间已经是深夜。

窗外夜色如墨,急促雨声敲打窗棱的白噪音中,霍焰坐在书桌前,看着手里的记事本出神。

(恶毒女配=手段毒辣,女性配角。)

(原生态的菜,垃圾玩意儿=生活环境不同。)

(这年代,回家=时间跨度?)

(系统=?)

(高考市状元=认真刻苦,头脑聪明。)

(知道霍湘和霍朗的秘密=情报收集?)

(……)

这些都是他的分析,但现在手边的信息量太少,暂时分析不出清晰具体的结果,不适合轻易下结论……霍焰合上记事本,控制着轮椅往外走。

……

苏灵雨最怕打雷,不敢睡觉。

她半靠在床头看书,想着要么困到不行再闭上眼睛,要么等到霍焰回来一起睡,她就不怕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接近零点,就在她觉得霍焰今晚不会进来的时候,“吱呀”一声,卧室门被打开,坐着轮椅的霍焰出现在门口。

苏灵雨眼睛一亮:“你来啦?”

房间里很安静,只在床头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

她拥着毛线毯坐在床上,身上穿着一条深红色的真丝吊带睡裙,细白的肌肤被灯光染上一层暖意,依旧白得发光,仿佛一颗被剥开外壳的荔枝,诱人尝甜。

特别是眼中的惊喜,甜滋滋的。

霍焰别开眼:“……嗯。”

【宿主,别给男主好脸色,加油做任务呀!】

【是哦~】

苏灵雨收起笑容,阴阳怪气道:“还知道回来睡呀?我以为你要为小情人守身如玉,不想上我的床呢。”

霍焰:“……”

苏灵雨挪到靠窗一侧,把旁边的床位腾出来,然后单手支颐,好整以暇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霍焰。

这人腿脚不便又没带拐杖,怎么上床睡觉?

【系统,你说他会不会求我?我超有原则的,如果他让我看看有几块腹肌,我也不是不可以扶他上床。】

系统:【他要是不求你,你就不看了吗?】

苏灵雨忍俊不禁:【我又不是什么好人,他今天晚上危险了我跟你说!但我觉得吧,他不可能不求我。】

霍焰:“……”

他垂眸敛目,双手撑住轮椅扶手猛地发力,手臂肌肉鼓起,身体腾空而起,稳稳落在床上。

【哇!】

【哇!】

一道甜软的惊呼声,一道奶呼呼的惊呼声同时响起。

苏灵雨一脸讨厌:“炫什么技呀,你不知道你有多重吗?要是把床弄塌,摔着我了,你赔得起吗?”

心里却激动到破音:【这男人臂力可以呀!好想捏捏他手臂上的肌肉,据说厉害的兵哥哥,绷紧肌肉可以弄死蚊子诶!】

霍焰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熄了台灯躺下。

眼睛适应黑暗之后,视线逐渐清楚起来。

夜风徐徐,从半开的窗户缝隙中吹进房间,带着夏夜的闷热,卷着湿热的雨雾,也将女人独有的馨香带着暖意送到他鼻间。

他不着痕迹朝旁边看去,只见女人面对他侧躺着,一双妩媚的杏眸正打量他,不知是不是他错觉,她眼中似乎带着一点怒意。

就在这时,他又听到苏灵雨的心声:

【好生气呀!我这么好看,身娇体软,他居然真的把睡觉当纯睡觉,什么想法都没有!】

【难道是霍焰他不行?】

【还是说因为行动不便,做不了?】

【……】

窗外光线忽而一亮,将苏灵雨窈窕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极为清晰,特别是那一把小蛮腰,盈盈不堪一握……霍焰立刻垂眸,移开视线。

【有个这么帅的老公,比小视频里的男菩萨强一万倍,原主居然没有享受过,真是太没用了。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在上面!】

霍焰:“……?”

黑暗中,他身体微微僵住,就连呼吸都顿了一顿。


部队里,霍焰正在跟师长王政开做汇报,请求速查周放,说着说着,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你也着凉了,还是弟妹念叨你了?”谢荣军带着几分揶揄问。

王政开玩笑:“下次带你媳妇来给我看看。”

“是。”霍焰应了一声,眼风扫了谢荣军一记,继续严肃汇报。

谢荣军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子。

……

军区大院,霍家。

等苏灵雨喝完凉茶,陈玉香笑着拉起她的手,把她带到自己房间的大衣柜前。

“霍焰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他有事要忙,没办法陪你去供销社,让我下午陪你去。我一想,我这里有几条做了没穿的新旗袍,衣服料子比供销社里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你要是看得上眼,正好拿去随便穿穿。”

苏灵雨有些意外。

霍焰居然特意给家里打电话,难道他喜欢被虐?明明才被她凶了一顿,连他不是男人的话都说了。

陈玉香又道:“这几条旗袍都是夏装,你要是喜欢,过一阵天气凉静了,我再带你去做几身秋冬穿的!”

说着,她打开黄花梨木的大衣柜,从里面取出几条旗袍摆在床上。

大方简约又韵味十足的衣服版型,富有质感的顺滑布料,精致无比的做工,瞬间就抓住了苏灵雨的视线。

她是被富养长大的,很识货,一看就知道这几条旗袍肯定是私家定制的。

按照现在的物价,怎么也要一两百块,甚至三四百块一条。

放在后世,没个几千上万是下不来的,甚至很难找到手艺好的师傅。

难得尺寸也合适,拿着就能穿。

她不是不心动,但依然拒绝:“妈,我就不用了,您留着自己穿吧。”

被她一声“妈”喊得眉开眼笑,陈玉香嗔怪地摇头:“怎么就不能拿?我说能就能!这是我年轻时候做的,当时没舍得穿,现在也穿不出去了,刚好给你。”

“这……”

“好了,别婆婆妈妈的,让你拿走就拿走。”陈玉香直接将衣服塞苏灵雨怀里。

原本还想说她一定会去敲打霍焰,让他在夫妻生活上主动一点,但转念一想这话不适合说出口,还是没说。

苏灵雨拎着几条旗袍回房间,站在穿衣镜前一条条在身上比了比,红唇微翘,露出这两天来的第一个真心笑容。

【宿主,你终于笑啦!有新衣服有这么开心吗?】

苏灵雨眉毛一挑,似笑非笑问道:【你说呢?我之前的衣帽间有五六十平,衣服有专人收纳整理,每一季衣服都能每天不重样的穿……我现在有什么?】

【……】

【我差的是这几条旗袍吗?是一整个衣帽间!】

系统:【……】

它错了。

楼下叫吃午饭,苏灵雨选了一条最喜欢的旗袍换上。

和之前身上穿着的、磨的肌肤发红发疼的衣服不同,这身旗袍不仅很合身,布料也舒服柔软,垂顺透气。

人舒服了,她心情都好了不少。

知道苏灵雨回家了,一听到脚步声,霍湘便抬起头。

这一看,她眼睛就亮了。

从楼梯缓缓而下的女人雪肤红唇,一双黑亮妩媚的杏眸波光潋滟,身段窈窕有致,古典清冷,像是从画报上走出来的美人。

身上穿着的旗袍上半身是月白色,下面裙摆晕染着一抹蓝紫色,单侧分叉到大腿中部,领口和袖口都绣着蓝色鸢尾花,清新又雅致。

看得傻了,她傻乎乎张开双唇,双眼发直,整个人陷入莫名的空白状态,像是被抽走了魂魄。

“怎么了?”苏灵雨轻飘飘扫她一眼,“擦擦口水。”

“啊……啊啊啊!”盈盈香气袭来,霍湘面红耳赤地低下头,支支吾吾道,“嫂子快来吃饭吧,今天张妈特意做了你最爱吃的竹荪鸡汤。”

捂脸,真的太丢人了!她竟然被嫂嫂的美色惊呆了!

她哥的“伙食”也太好了吧!

苏灵雨款款落座,对她的殷勤还算受用,不过提醒说道:“我不喜欢吃竹荪鸡汤了,以后给我做些辣口的菜,像是昨天的芋儿鸡就很好。”

她和原主的口味不一样,原主喜欢清淡的,她只喜欢鲜香麻辣的。

“行行行,我等会儿特意交代张妈。”霍湘连忙应下,体贴的把一碗夫妻肺片换到她面前。

苏灵雨赞许地看了她一眼。

懂事。

吃过饭,苏灵雨没在楼下多待,上楼午睡去了。

下午两点半,霍焰一回来,直接就被霍朗拉进霍建国的书房。

他一进门,家里人都在。

霍朗关上门就心急问道:“大哥,你见到王师长了吗?他是怎么回复的,会不会尽快采取行动,对那个叫周放的混蛋实行抓捕?”

其他几人也都看着霍焰,目含关切。

霍焰留在部队处理周放的事,怕家里担心,早早就打电话回来告知情况,是以他们都知道。

霍焰点头道:“王师长虽然对此事持怀疑态度,但也给了我和谢荣军充分的信任。因为没有切实证据,上面应该会以暗中搜查为主,等掌握周放通敌卖国的证据之后,再放长线钓大鱼,最好能把他背后的人一网打尽!”

“那就好!”霍建国满意点头,又道,“如果这事是真的,你媳妇就算是立下了大功。上面有没有说,对你媳妇是个什么态度?”

“暂时没有,估计要先看看情况,还要再研究。”霍焰摇头,“但我估计,等周放的事情结束之后,上头可能会立刻跟我们联系。”

霍建国点头。

按照现有的信息分析,苏灵雨的价值太大了。国家各方面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肯定会不拘一格降人材,不会空让一座宝山闲置。

“嗯。”

“你今天带你媳妇去军营是个什么情况,你仔细说说。”霍建国又道。

霍焰应了声“好”,言简意赅地描述起来。

大致有几点:

第一,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苏灵雨的心声,比例不高,但具体谁能谁不能,什么原因造成的,暂时没总结出原理。

第二,苏灵雨医术高超,对自闭症也有涉猎。

第三,苏灵雨性格骄纵却善良……

随着他的讲述,霍家人不停点头。

等霍焰说完,陈玉香直接道:“这事太离奇了,因为种种原因,国家层面肯定没办法大张旗鼓地奖励灵雨,但我们却不能亏待她。不止物质上不能亏待她,更要待她好一些,多疼爱一点。特别是你,霍焰!”

霍焰:“……?”

突然被点名,且对上陈玉香杀气重重的目光,霍焰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像是突然回到了七八岁,犯了错要被抽藤条的时候。

但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面上看不出任何不对。

正事已经讲完了,接下来要说的不适合小孩儿听,陈玉香没好气地轰走闲杂人等,门一关,直接问到自家不省心的大儿子脸上。

“你说你!虽然当初你和灵雨结婚是逼不得已,但既然媳妇娶回来了,还是要对人好吧?你说说,怎么你就不肯跟人圆房了?”

“……”霍焰俊脸迅速泛红,耳根滚烫发热。

而在这时,趴在门板上偷听的两个“闲杂人等”霍湘和霍朗对视一眼,眼中都写满了不敢置信,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啥?”

“不会吧?”

然后,两人又同时死死捂住嘴巴,一脸绝望。

完蛋了!

他们肯定要被收拾了!

“嫂子应该午休好了吧?”霍朗突然问。

霍湘一点就通,小鸡啄米般点头:“对对对,咱们去找嫂子救命!”

就在这时,门“嘎吱”一声打开,门后出现霍焰阎王一般冷酷的脸。

“……”霍朗和霍湘立刻抱头鼠窜,朝着苏灵雨和霍焰卧室的方向一边狂奔,一边鬼哭狼嚎。

“嫂子快开门呀!”

“嫂子救命!”


她让霍焰在一边等着,自己先去把周放的事情给举报了,然后才心无负担的准备逛供销社。

另一边的向阳警察局。

接到“热心群众”的报案电话之后,警局立刻将消息向上汇报。

苏灵雨不知道的是,虽然早就已经开始了抓捕行动,但当警察局将“热心群众”出现的消息层层上报之后,几个密切关注事情进展的大佬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在逛供销社。

开水瓶,牙刷,搪瓷水杯,红糖……但凡能用到的东西,她都买了一份打算回去换上新的,让赵科拎着放去车上。

最后实在没有东西买了,她心情不错地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回到车上。

霍焰一直任劳任怨陪着她,见她高兴,幽深凤眸掠过一丝笑意。

接下来,就要去买衣服了。

手里有钱了,苏灵雨自然不会亏待自己。

她没去外贸商店,后世奢牌买多了,也就那样。她反而对京城的老裁缝铺更感兴趣,车子直接开到了陈玉香之前定制衣服的徐记。

徐记的老师傅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年纪已经有七十好几,但精神矍铄,工作状态非常好。

苏灵雨量了尺,挑好布料,没看到喜欢的款式,他只花几分钟时间就按照她的要求画好几个款式,让她从里面挑。

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都要。

旗袍,汉服,衬衣和西裤,她通通没有错过。

苏灵雨直接下了一个超级订单,对着老师傅的手艺夸了又夸,哄得老师傅非常开心,直保证会给她把衣服做得又快又好。

从没见过这样的苏灵雨,笑意盈盈,春风化雨,等在门口的霍焰若有所思。

按照他为数不多的、陪母亲妹妹逛街的经历,早就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没想到苏灵雨速度竟然很快,前后不到半小时就定好了衣服。

“这么快,没多挑一点?”霍焰问。

苏灵雨斜了他一眼,抿唇轻笑:“只要有钱,根本用不着纠结。春夏秋冬四季的衣服我都买了,回家等着穿新衣服就行。”

“……行。现在想去哪里?”

苏灵雨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在外面吃过饭再回家吧。”

不少人说京城是美食荒漠,豆汁儿之类的特色小吃更是黑暗料理,但苏灵雨还是很愿意尝鲜,吃吃不同的风味。

然而,两人还没走出徐记,突然迎面走进来一对年轻男女。

男人头发侧分打着摩丝固定造型,穿着一身白衣黑裤,容貌清俊,清清瘦瘦,看着有种斯斯文文的书卷气。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臂,清纯的黑长直,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一副对男人很是依恋,光看着他就满心欢喜的样子。

两人一看到苏灵雨,同时愣住了。

年轻男人眼中满是不耐,皱起眉头道:“苏灵雨,你是不是打听到我今天会来这里,所以故意来这里堵我?”

“什么?”苏灵雨一秒迷茫。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人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过话。

年轻男人更加不耐烦:“我都说了,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我讨厌你总是那么骄纵那么自私,一点不在乎我的感受!我已经和玉玉在一起了,她善良温柔,比你好一万倍,我是不会回头的!”

说着,他和身边女子十指相扣,举起手让苏灵雨看。

苏灵雨:“……”

【小统子,这两傻子是谁?】

系统立刻“滴滴”两声,很快说道:【宿主,我找到啦!这个男人是你的初恋王哲远,女人是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姜玉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