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全本阅读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全本阅读

林丸子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谢晋深得圣心,又有手段,如今任锦衣卫指挥使,监察百官,收集情报,还有抓捕审问之权,被朝野上下忌惮。今天他一早就被皇上叫去安排了差事,要他下徐州查一桩贪腐的案子。徐州虽不远,骑快马三天就可到,但涉及查案,这一去,至少也要半个月功夫。谢晋回府收拾行李,发现自己一直佩戴的玉佩丢了。这玉佩是他过世的娘亲给他的,不能丢。他想了想,应该落在叶姨娘那了。早晨醒来见那女人睡的跟死猪一样,也没让她伺候,又走的匆忙,难免遗漏了。谢晋本来打算让贴身小厮金宝去一趟拿回玉佩,可低头瞧见手背上还没消下去的美人牙印,还有...

主角:叶青芷谢晋   更新:2024-06-17 08: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的女频言情小说《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林丸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晋深得圣心,又有手段,如今任锦衣卫指挥使,监察百官,收集情报,还有抓捕审问之权,被朝野上下忌惮。今天他一早就被皇上叫去安排了差事,要他下徐州查一桩贪腐的案子。徐州虽不远,骑快马三天就可到,但涉及查案,这一去,至少也要半个月功夫。谢晋回府收拾行李,发现自己一直佩戴的玉佩丢了。这玉佩是他过世的娘亲给他的,不能丢。他想了想,应该落在叶姨娘那了。早晨醒来见那女人睡的跟死猪一样,也没让她伺候,又走的匆忙,难免遗漏了。谢晋本来打算让贴身小厮金宝去一趟拿回玉佩,可低头瞧见手背上还没消下去的美人牙印,还有...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第二次是一个月前落水,高烧了三天才醒过来,人也差点没了。
这两次死后复生,妾身的性情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妾身也没在意,人死一回,遭逢大难,性情变化不很正常吗。
可是!!
你刚才问妾身棋艺,问妾身从何处习字,妾身仔细想了想,居然没有这块记忆,而且你可以问如意,我以前的字不是现在这样的。
侯爷,妾身不会被什么脏东西给附体了吧?难道妾身真是狐狸精转世……”
上岗也小半个月了,叶青芷发现她的领导谢晋不是一般的聪明人。
而是那种心机超级深沉的腹黑男,人有八百个心眼子不说,耍小心思根本耍不过他的。
而且,他的眼线哪里都是,你今天多放了个屁人家都知道,因为人家干的就是暗查这个工作啊。
所以,叶青芷在了解完伺候的领导不是那种纨绔子弟后,就下了决定,绝对不在谢晋这里耍手段耍心机。
她可以有小聪明小手段,但是那些是耍给别人看的。
没什么不能跟谢晋说的,除了她是穿越来的这事。
谢晋越听越惊愕,既惊愕她说的情况,又惊愕她的坦白,听到后面的神鬼之说,不由心一紧,忍不住抱紧她驳斥道,
“别胡说!根本没有神鬼之说。”谢晋沉声说道,“或许你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
叶青芷身上的问题,似乎比他猜测的更加复杂。
“嗯嗯嗯……侯爷这么一说,妾身顿时觉得就是这样了。”
叶青芷在他怀里蹭蹭,鼻子吸吸吸,弄的谢晋好笑地弹她的额头。
“你是狗吗?又是蹭又是闻的。”谢晋没好气道。
真是一点闺格女子的含蓄和教养都没有。
可是,不得不说,谢晋又觉得新鲜有趣。
身边都是守规矩礼法的呆板美人有什么趣味。
不呆板的,也没她花样多,也没她浪荡的够坦荡,更没她胆子大,敢这么在他身上蹭啊蹭,更没她嘴巴敢说。
“我在蹭爷身上的阳气,这样邪气小鬼就不敢近妾身,妾身就不怕了!”
叶青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换个方式?”谢晋开始扒她衣服,“让你更好的吸阳气。”
“等等。棋还没下完呢!侯爷,你不能看自己要输了,就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啊。”
叶青芷推开他,从他怀里出来,衣衫凌乱,俏脸娇艳,让人瞧着她这样子,真的很难静下心做别的。
谢晋见她非要下棋,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后,也定定心神,重新看向棋局。
随着棋子越下越多,两人都没心思扯淡了,胜负欲让他们不想轻易认输,都开始认真思考还怎么走下面的棋子。
“爷,赢了有没有彩头啊?”叶青芷看着棋局,很自信她要赢了,在放下手里的决胜棋子前,便笑着问道。
“你想要什么彩头?”谢晋问。
他有些意外,这女人的棋艺居然这么好。
是他输了。
她身上隐藏的秘密,让他更好奇了。
难道真是失去了记忆了?
“侯爷应该也知道妾身被送进来,是因为妾身父亲想要叶家成为皇商,甚至想做江淮之地的官盐买卖,不知道这个目的,妾身现在求一求能不能满足?”
叶青芷笑的娇娇地问道。
谢晋已经习惯了她的坦荡,素来有什么说什么,从不委屈自己。
她要这个彩头,他虽没想到,但也不出格。
“可以。”谢晋点头。
满足她又何妨?
把她捧起来,看看她会不会摔死,也挺有趣的。


这规格,看在叶永源眼里,就如吃了—颗定心丸—般,舒坦了。
女儿在侯府看来确实十分得宠,居然有这样的阵仗。
叶映雪看到这场面,惊讶又有些羡慕,还有些被比下去的屈辱感。
她也是入过侯府的,知道里面的日子有多不好过,她在里面过得举步维艰。
可叶青芷呢?她居然这么容易就得了侯爷宠爱,还这么的有脸面。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好在,今天是她最风光的日子,也是她的祭日。
陈元恺眼神闪烁,看着这仪仗队,愈发肯定了他之前的念头。
叶青芷,绝对可以利用,她对他的情意深的很。
马车停在叶府门口,丫鬟如意还有春雨从马车上先下来,然后她们拿出脚凳,再伸手扶着叶青芷从马车上下来。
叶永源看着面前盛装打扮,艳丽无双,尊贵非凡的贵妇人,都有—瞬间的恍惚。
这是他那个有些呆板怯弱的女儿青芷?
侯府果然是养贵人的地方,女儿才去—个多月,就这般脱胎换骨了。
好,好啊!
叶映雪看着娇艳贵气的叶青芷,甚至有些恍惚地看到了梦境中的叶青芷。
难道她也重生了?
所以,有了前世记忆的她,才能够在侯府快速立住脚跟,才能够得到谢晋的宠爱?
那她会来纠缠陈元恺吗?铁定会的!
毕竟前世的陈元恺,后来可是首辅啊,谢晋也要在他面前要客客气气的。
更何况,前世她可是首辅夫人,可现在她不过是个没地位没脸面的侯府小妾。
若她是叶青芷,发现自己重生后,她的好姻缘被换走了,她铁定得疯,要报复回来。
叶映雪这般想着,不由看向—旁的陈元恺,见他看着叶青芷的眼神充满了惊艳,惊喜,还有—些不甚明显的情愫。
叶映雪顿时间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巴掌,打的她生疼。
她怎么忘了,陈元恺心里还有叶青芷这个贱人呢。
若是他们两人再想办法勾搭在—起,那她又该怎么办?
叶映雪用力地扯了扯陈元恺的衣袖,声音冰冷,但很小声地说道,
“不要盯着我姐姐看,她现在可是江阳侯的宠妾,不是你能这样放肆看的。”
陈元恺忙低下头,可脑子里都是叶青芷娇艳如花,妩媚入骨的小脸。
她就如—朵美艳的花,之前只是青涩的花骨朵,如今被男人浇灌后,彻底地绽放了。
陈元恺突然有些愤恨地攥了攥拳头,他恨浇灌她这朵娇花的不是自己,而是江阳侯。
叶青芷,她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
陈元恺有自信,他以后—定有机会能尝—尝这朵花的味道。
这边叶永源咧嘴上前,—脸地讨好的笑容说道,
“青芷啊,爹果然没有看错,你是有能耐的。”
“我再有能耐,也架不住你们在我背后捅刀子啊。”
叶青芷扫了—眼站在府门前的众人,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等看见陈元恺也在时,脸立刻冷下来,说话也极不客气。
“青芷,你这说的什么话啊?爹怎么可能给你捅刀子,爹就盼着你在侯府能—直得宠,尽快生下个孩子好傍身呢!”
叶永源顿时急了,—张脸涨红,焦急忙慌地解释。
“你不给我捅刀子,那你叫来陈元恺这个和我有过婚约,又和我妹妹勾搭在—起的外男做什么?
难道不是故意膈应我的?!



还想方设法地抢了原主的未婚夫。

她可是网文资深读者,重生后换亲,这种老梗她可太熟悉了。

说不定原主也是重生的呢,从噩梦中可以看出,她前世过得只是表面风光,背地里憋屈的很,所以,重生后索性也就顺势选了入侯府当小妾这条路。

只是,原主可能也大意了,没成想府里的姚茵茵这么心狠手辣,她一进府就要弄死她,所以,原主被推入池子里,倒霉的被姚茵茵给害死了。

就换她穿过来了。

叶青芷越想应该是这么回事。

可是,真是这样,那又如何?

那是原主的前世,又不是她的,难道要她收拾渣男,原主的怨气平息,她才能不做噩梦???

这个项目难度有点高啊。

不急,不急。

立项的前期调查还没有呢,说不定噩梦也不是她猜的那样。

谢晋这人狗一天猫一天的,她今天得宠明天就会失宠的,她哪有精力搞新的项目。

人最重要的是要看清自己的能力。

作为一个废物,叶青芷心安理得把这事先放下了。

转而安慰自己不就是个噩梦嘛,至于这么在意嘛。

做就做呗,就当吃瓜了,努力剥离自己的情绪,千万别精神内耗。

吃完早膳,叶青芷又去给夫人请安了。

这种无意义的会议要天天开,叶青芷也习惯了,毕竟每个打工人都得接受这种开会的折磨。

不过,因为昨晚上她上班了,伺候了侯爷,今天开会她就是最耀眼的崽。

她刚踏入花厅,顿时刷刷刷,身上多了好多眼刀子。

叶青芷也清楚,这半个月大家争业绩,都想睡到侯爷,最后就她成功了,她们不眼红才怪呢。

凭自己本事做到的事情,叶青芷可不会为了照顾她们的心情,就不炫了。

“见过夫人。”叶青芷冲夫人行礼,等夫人让她起身后,她便说道,

“夫人,昨天侯爷在妾身那用晚膳,不太喜欢李大娘的厨艺。

妾身能从外面寻一个擅长做辣味菜的厨子养着吗,给厨子的月银妾身可以自己掏,以后侯爷再去了,也能有口可心的菜。”

张静怡恍惚了一瞬,才温和一笑,开口道:

“这是给侯爷养厨子,哪能让你掏银子,回头我让人找个厨艺好的放你院子里,银子从中公出。”

“谢谢夫人。”叶青芷谢恩后,找了个椅子坐下。

其他姨娘一听这个,那个酸啊!

叶姨娘那养了个厨艺好的厨子,侯爷又多了个理由去她院子里了!

她怎么那么会争宠啊。

她们这些天都白忙活了。

今天没什么新鲜事,一套流程走完,喝完花茶,就散会了。

天气还太热,叶青芷根本没溜达的心思,直接回烟柳院躺尸。

她的这个凉棚太凉爽舒服了。

“姨娘,那些被撕坏的衣服还重新做吗?”

夏蝉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不做了。天天这么玩,吃不消。”叶青芷摆手。

夏蝉红着脸退下了,还是没法习惯姨娘的直白。

-

当天晚上,谢晋又来了烟柳院,这次已经吃完晚膳了。

叶青芷正在摆弄围棋呢,一手黑子,一手白子,自己跟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前世的她可不会围棋这种高大上的专业休闲游戏,她就会个五子棋,还玩不过别人。

每次和别人玩,基本都是被虐的那种,玩了几次,就没意思了。

穿越后,叶青芷发现自己脑子好像是有点变好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