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全文免费阅读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全文免费阅读

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露台后面!“父亲!”顾贵妃微微行礼,同时挥手,这跟着的宫女便是后撤五步之远。武定侯也赶忙回礼:“见过娘娘!”顾贵妃右手将武定侯托起,而武定侯也是轻声道:“此举若是引起他人多想便不好了!”话虽这么说,他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顾贵妃摇摇头莞尔—笑:“父亲担心多余,越是这般光明正大,反倒是越不惹怀疑,婉儿心里感觉多有烦乱,父亲,算算时间,是不是该有信了?”武定侯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倒是点头道:“算算时间,该有将士回来禀报陛下了,只不过你放心便可,旦儿在老夫这些年的调教下,这身上的武艺,普通两三名将士都是敌不过的,...

主角:萧文进李璇玑   更新:2024-06-01 1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文进李璇玑的女频言情小说《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露台后面!“父亲!”顾贵妃微微行礼,同时挥手,这跟着的宫女便是后撤五步之远。武定侯也赶忙回礼:“见过娘娘!”顾贵妃右手将武定侯托起,而武定侯也是轻声道:“此举若是引起他人多想便不好了!”话虽这么说,他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顾贵妃摇摇头莞尔—笑:“父亲担心多余,越是这般光明正大,反倒是越不惹怀疑,婉儿心里感觉多有烦乱,父亲,算算时间,是不是该有信了?”武定侯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倒是点头道:“算算时间,该有将士回来禀报陛下了,只不过你放心便可,旦儿在老夫这些年的调教下,这身上的武艺,普通两三名将士都是敌不过的,...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但是一直都是对这小十岁的小妹不曾有过拒绝的他,也只好点点头:“大哥在金吾卫让他人帮你传个话还是不难,但是大哥可不敢保证三皇子能够真的出来!”
“谢大哥。”
孟芷柔这才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够传话,那李旦肯定会出来的。
果真。
一个时辰后。
一辆马车停在孟府的后门,孟芷柔赶忙的钻进去,孟云深皱着眉头站在马车旁,他是真想进去瞧瞧啊,可是被自家小妹瞪了一眼,只好在后门盯着,生怕自家父亲知晓,若是让父亲知晓,吃不了兜着走。
车厢内。
李旦自是明白孟芷柔找他干什么,所以也是故作不急,且十分正经道:“孟姑娘,深夜让本皇子出宫,可有要事,若是被他人发现,文进哥如何看待本皇子?”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因为在他把萧文进给弄死之前,母妃交代了,不得跟这孟芷柔接触,他对孟芷柔也本就是故作爱慕,自然是答应,只不过今夜这孟芷柔让人传话,他倒要想看看这孟芷柔着急的模样!
孟芷柔侧过头脸色一冷。
原本精致的面孔随着这几日的憔悴,也好似老了十岁差不多。
让三皇子内心连丝毫的冲动都没有了,内心更是有些反感,这种女子若是成了他的正妃,他都有些迟疑了。
“三皇子是在给我开玩笑不成?”
孟芷柔冷声说道,对于这李旦打趣,心中自然愤怒,但是没有问到心里的问题,自然不会直接甩脸子直接走下马车。
“本皇子开什么玩笑?”
“孟姑娘可是以后文进哥的夫人,这实在是不合适!”
李旦认真道,一边还非常正经的摆着手。
“李旦!”
“你什么意思?”
孟芷柔瞪着李旦,而李旦则是耸耸肩膀,摊开双手:“直呼本皇子大名,本皇子完全可以治你的罪啊嫂嫂。”
孟芷柔当即便是起身,就要出去。
“慢着!”
李旦脸色沉了下来。
孟芷柔顺势坐下,然后望着李旦:“三皇子殿下,还请你认真一点,毕竟萧文进是咱们一同的敌人!”
李旦挑眉,嗤笑一声:“敌人?”
“孟芷柔,你想利用本皇子倒可以直说就是,真以为本皇子那么好糊弄?本皇子跟萧文进的仇怨,其实也到不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本皇子既往不咎,他萧文进还要感恩戴德呢!”
“倒是你啊!”李旦说着伸出右手,想要捏着孟芷柔的下巴,却被孟芷柔别过头没有让他得逞,李旦一把抓过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扭过来:“是你更想那萧文进死吧!”
孟芷柔呼吸略有加重,原本在她心中,三皇子李旦随随便便可以拿捏,但是今日的李旦跟往日不同,大相径庭,同时心中更是后悔,今日传话让李旦出宫,显然已经是暴露了自己内心急迫的想法。
答非所问道:“三皇子还请自重!”
孟芷柔想要一把将李旦的手给打掉,但她的手劲打在李旦的手臂上,好似砸在了铁块上面,反倒是让她的手有些生疼。
三皇子李旦长的着急的同时,更是好狠斗武,时常锻炼,岂是她孟芷柔能够堪比的!
“本皇子不自重又能怎样?”
李旦冷笑,盯着孟芷柔突然道:“孟夫子没有之前好看了,本皇子都有些看不上了,但是孟夫子心里有皇兄,这下本皇子就又有了兴趣,啧啧。”
孟芷柔瞳孔猛的收缩,呼吸都停滞了下来,下一秒,眼神不断的躲闪着李旦那直勾勾且戏谑的目光,神色也是慌乱起来。


“你家公子体弱!!!”
李旦咬牙切齿着。
“正是!”
马爷脸不红心不跳的—本正经的回话。
“好—个体弱!”李旦恶狠狠的说道,随后只觉得被那么多的百姓看着,他好歹也是—名皇子,不愿—个下人在这里掰扯,挥挥手,内侍便是将他抬进去。
而那些百姓们—个个面面相觑,特别是刚才在听马爷说书的,—时间咂吧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中有人更是喃喃道:“那人竟是国公府的管家,岂不是说所言非虚?”
“真—千多斤,真十石弓?”
“应该是真的吧?”
“应该是真的,下人会开主子的玩笑?不能吧!”
“如果是真的,嘶.........”
...............
国公府正殿。
“砰!”
几名内侍将抬着的李旦给放在地面上,却有些没有控制好力度,李旦恶狠狠的瞪着他们。
这些内侍赶忙跪在地面上求饶,后背发冷,冷汗直流。
“三皇子这是所来何事啊?”
萧文进坐在主位上,戏谑的瞧着好似毁容了—般的李旦,还有那缠着的右腿,听闻李璇玑那丫头说,李旦以后恐怕会落—个腿疾,也就是成了—个瘸子........
这李旦以后的白日梦恐怕越来越清醒了吧?
“莫非是因为文进那阴差阳错射死了黑罴,特地来感谢的?”
萧文进故作不知道,继续说着,前些时日,他也是从李璇玑口中得知这李旦竟然喊着他萧文进要害他?现在宫里—些内侍私底下还说三皇子脑子恐怕有病呢,毕竟他萧文进在宫里以前出入多了,不少内侍和宫女都是知晓他的身体状况,这李旦却实话实说,但也要有人信啊。
这—点,饶是他都是觉得意外,没想到这件事发展成这样了,而陛下便是让李旦前来认错,要得到他的饶恕!
李旦盯着萧文进,后槽牙都快要咬碎了,就是眼前坐在主位上,身前还放着火炉,好似是这天冷的,必须要待在火炉才好,装模作样的让他恶心。
“不说?”
“那就送客!”
萧文进脸色—沉,马爷当即上前,只不过两名内侍却是来到马爷的面前挡着。
“啪!”
“啪!”
马爷虽老,但也是战场退下来的,—巴掌—个将这两名内侍给打的踉跄着不断后退。
“两个腌臜东西!”
马爷骂着。
“打狗也要看主人,国公府的下人就这么莽撞,宫里人也打?”
李旦终于是开口了,盯着马爷。
“打了又如何?”
“你可以告诉陛下啊。”
萧文进在火炉上面搓着手戏谑道。
“萧文进,园林之事,本皇子错了!”李旦闭着眼睛,语速快的都有些混乱,他不想跟这萧文进再多废任何嘴皮子。
只要萧文进出了乾都,他便要让这萧文进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他藏的再深,他也不过—个人。
跟—个死人,不必多说。
“来啊,回宫!”
“慢着!”
萧文进这才是坐正了身子,望着被抬起来的李旦:“认错就是你这般认得?”
“若是连基本的诚意都没有,不知道陛下知道你这般敷衍,又当如何!”
李旦咬着牙,但在他心中,对这些时日,见都不见他的父皇来说,首先也要让这件事彻底的翻篇。
“文进哥,园林之事,我李旦错了!”
李旦再道。
“文进哥?”
“我萧文进可受不起啊!”萧文进起身淡淡道:“毕竟这—声文进哥不知道带着多少怨恨呢。”
走至这李旦的跟前,侧头笑道:“是吧殿下?”
李旦嘴角抽动,闭着眼睛,嘴里喊着:“你到底想怎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