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畅销小说推荐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畅销小说推荐

研究仲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是作者“研究仲裁”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贝婧初贝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公主了。”“然后被送出宫去,没有月银寄回家,家里都怎么办?”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她们都是穷苦出身的,否则谁会来做奶娘。鱼嬷嬷反驳:“可是小公主要是饿坏了,更是大罪,到时候追究起来……”“不会的,她每顿还不是都吃了的,只是没吃够。”“最多小时候没养好身子,长大了身子骨弱。”“就是查......

主角:贝婧初贝恒   更新:2024-07-10 2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贝婧初贝恒的现代都市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畅销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研究仲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是作者“研究仲裁”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贝婧初贝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公主了。”“然后被送出宫去,没有月银寄回家,家里都怎么办?”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她们都是穷苦出身的,否则谁会来做奶娘。鱼嬷嬷反驳:“可是小公主要是饿坏了,更是大罪,到时候追究起来……”“不会的,她每顿还不是都吃了的,只是没吃够。”“最多小时候没养好身子,长大了身子骨弱。”“就是查......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畅销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奇怪的是陛下虽然即使说了“快快平身”,却没有像上一次她怀孕时那样快步上来扶起她。

她起身,那抹玄色也走到了跟前,淑妃正想拉着皇上柔情蜜意一下,就看到他怀里乌溜溜睁着大眼睛的孩子。

淑妃:……好的,抱着孩子不能走快怕摔了她是理解的。

但是为什么来看她还要抱着孩子来啊!

淑妃扯起嘴角:“公主才满月,虽然襁褓够厚,但天气渐冷,陛下就这么带着公主出来,也不怕孩子生病着凉吗?”

说起这个皇帝就想扶额。

他也不想带,但是不带她玩,这小家伙就又哭又闹的,怎么都哄不好。

要是听不到她的心声,皇帝还能由着她哭,偏偏他还能听懂她在闹什么。

孩子带都带了,淑妃只好迎着贝婧初和陛下一起进去,然后给皇上奉茶。

贝婧初看美人弱不胜衣的样子,在心里赞叹:

【皇帝真是好福气啊,后宫佳丽都这么漂亮。】

【看淑妃的眼神,都要拉丝了,这不得亲一个先?】

皇帝:……小小年纪的思想怎么这么邪恶?你是从哪里学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等人走后,典侍宫女扶着送皇帝走的淑妃回去,边安慰道:

“陛下是好不容易得了个健康的孩子,才如此宠爱。”

“等咱们小主子出生后,一定不比大公主差。”

自从上次淑妃怀孕的消息传来之后,一切都很平静。

只除了贝婧初的奶嬷嬷们奶水越来越少了,她渐渐的都不够吃了。

“今日又没领到?”

贝婧初竖起小耳朵听。

一人摇头,“那太监说,淑妃现在腹中怀着皇嗣,他们要小心伺候。”

“说是每日累的很要多吃点,把好肉好菜都拿走了。”

【好家伙,淑妃怀个孕也能影响到我?】

【偌大一个皇宫就缺他这两口了?吃个东西也要抢???】

鱼嬷嬷不忿:“她肚子里揣着皇嗣,咱们小公主就不是皇嗣了吗?”

“出奶的食物不够,现在我们的奶量都不够小公主吃了!”

“等陛下来接公主的时候,咱们把这件事告诉蒋公公吧?”

“不行!”另一人否决道。

“我们回奶了,就不能再哺乳小公主了。”

“然后被送出宫去,没有月银寄回家,家里都怎么办?”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她们都是穷苦出身的,否则谁会来做奶娘。

鱼嬷嬷反驳:“可是小公主要是饿坏了,更是大罪,到时候追究起来……”

“不会的,她每顿还不是都吃了的,只是没吃够。”

“最多小时候没养好身子,长大了身子骨弱。”

“就是查也查不出是我们的问题,只要不说,谁知道孩子小时候吃不饱呢?”

贝婧初:【啊这……其实我自己知道。】

鱼嬷嬷听见小公主的心声,恨恨的看了这几个没良心的。

公主可聪明着呢,只是没到算账的时候。

她表面上装着同意她们,准备等到一个没人的时候单独告诉蒋公公。

然后今天贝婧初在御书房时的心声就围绕着一个字:饿

【饿呀~好饿呀~真的好饿呀~】

甚至在心里唱起了:【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直接把皇帝从奏折堆里唱了出来。

他皱眉,小家伙最近一直喊饿。

就算饭量变大了,一个小婴儿又能吃多少?几个奶嬷嬷还不够喂的吗?

这时蒋公公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皇帝勃然大怒。

“岂有此理!刁奴!”

他不悦的看向蒋公公:“之前不是吩咐你去找品性好的奶娘吗?这就是你找的?”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由研究仲裁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甜宠、穿越、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95 章 太残暴了,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目前已写700083字,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佚名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贝矜死挺好的。 戚继光就因为自己儿子往回找他,就下令斩他了。毕竟要以身作则,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呀。只有自己做到了,才能让别人服。 更别提长公主叛国造反了,

热门章节

第278章 催婚贝钤

第279章 酒酒上当

第280章 询问

第281章 play的一环

第282章 名字

作品试读


秋日的阳光柔和,但常年闷在屋子里的她却被刺得眼睛发酸。

“少使姑娘,今天有什么好事吗?”

祁氏叫得恭敬,她现在已经被废为没有品级的庶人了,就是最低等的宫女,也是从九品少使。

宫女疑惑:“连自己女儿满月的日子都记不清楚,你这也太……”

祁氏才想起来,她进冷宫已经一个月了。

如果没有做出换掉孩子的事,她现在应该刚出月子,抱着自己生下的小公主享天伦之乐。

但是现在所有热闹喜悦都与她无关,她喃喃道:“如果重来一次……”

祁氏眼神变得坚定,如果重来一次,她会更用心的布局。

直接让那个小妮子胎死腹中,一把火烧了干净,不让皇上发现一丝异常。

公主能有什么用,长大的只能嫁出去,换个皇子来,她才能做皇后,做太后!

临近开席,皇帝去了两仪殿,众人行礼后入座。

鲁王一点没察觉出自己的酒水有什么不对,喝了几杯之后就感觉头晕乎乎的,以为是今天的酒烈。

没一会儿,他高举酒杯:“臣弟贺陛下弄瓦之喜,本来以为去年就能吃到小侄子的满月酒的,隔了一年终于吃到了。”

此话一出,殿内瞬间安静,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去年没吃到满月酒,是因为陛下的皇子两个都夭折了,鲁王简直是在老虎嘴里拔牙。

就算是皇上的亲弟弟,也不敢这么使啊!

贵妃和淑妃已经要摔筷子了。

皇帝手上的青筋也已经鼓起,昭示着他的愤怒,但脸上却眉头都不动一下。

“所以感谢上苍心怜,还留给朕一个公主。”

“哈哈哈哈。”

鲁王笑道:“不是上苍心怜,而是一个小丫头片子挡不了路,本王才没下手而已。”

他得意得又喝了一口美酒,筷子夹起好几片烤鸭塞进嘴里,十分豪迈的醉汉模样。

“主子!”贵妃撑不住身体,从坐樽上倒了下来,身后的典侍宫女忙扶住她。

可是她整个人软倒了,根本扶不住,一双妙目却淬了毒,死死的盯着鲁王,像是要把人盯穿。

宴会的其他人也没觉得不对,贵妃是其中一位夭折皇子的生母,乍然听到鲁王的厥词,受到刺激很正常。

皇帝给蒋公公递了一个眼神,蒋公公立刻高呼:“禁军何在?速速拿下鲁王!”

铠甲战靴踩在地板上发出金戈之响,两仪殿外值守的禁军进来把鲁王擒住。

“大胆!本王是越朝亲王,尔等还放开你们的脏手!”

他酒里的药性发挥着作用,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情况。

等人被押走后,殿内一片安静,歌舞响乐之声也停息了下来,乐师舞姬都安静的立在角落里,不敢再表演。

中书令对着夫人悄悄说:“陛下应该没心情再继续宴会了,等会儿我们可以回去偷袭,看孩子们有没有认真做课业。”

中书令夫人点头。

然后龙椅上传来皇帝低沉但雄厚的声音:“今日公主满月大喜,众卿不要被无耻小人扫了兴。”

他一拍手掌:“接着奏乐、接着舞!”

中书令:这你还吃得下?

宣室殿里的贝婧初迎来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奶嬷嬷给贝婧初念着礼单。

什么中书令家送的玛瑙枕头。

贤妃娘家送的冰蚕丝。

还有她亲爹赐的十二时盘。

贝婧初算着自己越来越丰厚的小金库,笑得露出粉嫩嫩的牙龈。

嬷嬷露出慈爱的微笑:“小公主真是聪慧呢!才一丁点儿大就能听懂好东西了。”

尽心尽力的照顾了这孩子大半个月,嬷嬷是越看越喜欢。

【那可不!我最聪明了!】

嬷嬷:?谁在说话?

【你发什么呆呢!继续念呀!我还要听我的礼品还有那些?】

嬷嬷发现她能听到小公主的心声,这时皇帝走了进来。

她控制着自己行礼,不露出异样。

她们村里有一个孩子就是因为古怪被烧死了,要是其他人知道了小公主身上的神异之处,不知是福是祸。

她不敢赌,只能尽力瞒住。

嬷嬷继续念着:“国师送平安扣一枚。”

“哦?国师送的?”进来准备抱贝婧初的皇帝转了个方向,走到那堆礼品面前,把那枚平安扣挑出来,举到贝婧初面前。

一根红线连着一枚通透的白玉平安扣。

看上去品质上等,油润细腻。

但是贝婧初穿越以来好东西见多了,这种玉在宫里只是随处可见的小玩意儿。

皇帝却郑重的把红绳拴在她的床头。

“国师送的东西可不是凡物,真的能保初初平安也说不定。”

国师?

好一会儿贝婧初才记起来有这么个人。

他在原著里的存在感太弱了,除了皇帝吃丹药的时候劝阻了一次,之后就没出过场。

【国师是什么厉害人物吗?那越朝亡国的时候咋一点儿用都没有呢?】

皇帝:……不提亡国的事,我们还是好父女。

嬷嬷听到后表情都要维持不住了,亡国?

那她今天起不能把银子全寄回家了,要给自己留点路费,到时候带小公主跑路。

贝婧初点开好感度一栏,又多了一个人。

阿鱼

身份:越朝大公主傅母(六品)

好感度:40

好家伙,不愧是皇宫,连奶妈都是个官。

难怪古话有言,宰相门前七品官呢!

每个人出现在系统页面上都是好感度40以上,是不是别人对她的好感度达到了40,就能出现在这里。

趁着贝婧初醒着,皇帝把她抱着去了內狱。

一盆水泼到鲁王脸上,他迷茫的睁开眼睛,然后像是看清了面前的景象,瞬间清醒。

“阿兄!兄长!我之前都是胡言乱语的,我是你唯一的弟弟呀!”他说着想爬过来抱住皇帝的大腿,被侍卫一脚踢开。

“捆上。”

只是简单两个字,就让鲁王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毫无动弹之力。

他再次无比深刻的体会到,他向往的皇权是什么。

【好帅好帅!不愧是我爹,大反派还没发力呢就被抓了,简直是凉的最快的反派了。】

皇帝心情甚好的拍拍怀里的小婴儿。

“阿兄,我刚才是中邪了才会胡言乱语。请您原谅臣弟知情不报,其实两个小侄子都是丽妃杀的。

我是害怕卷入宫廷纷争才视而不见。”

本来就是丽妃下的手,到时候皇帝去查丽妃,他就能洗清嫌疑了,最后的惩罚无非是因为冒犯死去的皇子被禁足几天。

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皇帝开始琢磨贝婧初上学的事,虽然正常皇子公主是三岁开蒙,但是初初心性成熟,一岁启蒙不过分吧?

除了学文,还有习武。

下朝后到了御书房,他对蒋公公吩咐道:“你去把贤妃叫来。”

听到贤妃,贝婧初想起了这个人。

实在是人设太鲜明了。

本来是一个文官庶女,在家和姐妹争一点点蝇头小利,勾心斗角的那种。

偏偏有一次智斗歹徒,被一个将军发现了她根骨奇佳,是不可多得的武学奇才。

将军要收她为徒,贤妃的家人自然都反对反对。认为一个大家小姐去练武是有辱斯文。

结果她第一次反抗迂腐的父亲,和家人断绝关系,毅然踏上习武之路。

学成后为了保护皇帝,被将军送进宫。

结果那群清高的,看不上武夫的家人又都围了上来拜舔贤妃。

但是贤妃早就不认他们了,只是把自己的生母接了出来。

皇帝也是知道贤妃进宫的用意的,所以比起妃子,他们更像是帝王和臣子的关系。

“陛下万福,寻妾身何事?”

贝婧初蹭着脑袋去看,一个柳眉妙目,弱质纤纤的美人儿立在那里。

如娇花照水,弱柳扶风。

谁能想到广袖下的肱二头肌能一拳把你打飞呢?

贝婧初啧啧惊叹,真是人不可貌相。

“贤妃,你说孩子习武是几岁开始好?”

贤妃深有体会:“当然是越早越好。”

师父就感叹她入门太晚被耽误了,否则天下无人能与她相争。

她就是豆蔻之年才开始学,都能被训练到进宫保护皇上的程度。

“哦~”皇帝觉得自己懂了。

他把贝婧初举到她面前,一脸真诚地问道:“那她要现在开始学吗?”

贝婧初:???

贤妃:???别太荒谬。

贝婧初以为生到皇室就衣食无忧了,没想到碰到一个鸡娃的爹。

她直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贝婧初被皇帝的鸡娃程度吓到了,怎么都哄不好,皇帝一挥手让人把她抱去偏殿。

正玩着,门口摸进来一个人。

橙色的华丽宫装凑到了贝婧初眼前,她躺着看到了贵妃的变态笑脸。

爸爸呀!救命!吓死宝宝了!

可惜皇帝远在御书房,听不到她的心声。

贵妃挤出人贩子一样的笑容,掏出一个金边镶玉的拨浪鼓。

“初初,喜不喜欢呀~”

贝婧初对拨浪鼓没有兴趣,但她对金子有兴趣,当即小手就抓上去。

“让本宫抱一下好不好呀~”

看在金子的面子上,贝婧初乖乖的没有闹,睁着一双bulingbuling的大眼睛,乖巧的看着她。

贵妃试探性的伸出双手,轻轻托起她,见她没有反抗,欣喜的把她抱了起来。

“初初真乖!”抱着贝婧初,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夭折的那个皇子,要是好好长大的话,现在已经一岁了。

贝婧初被贵妃抱着走进御书房,皇帝抬头,颇为惊奇。

因为这小丫头常念叨着:【总有刁民想害本公主。】

除了他和奶嬷嬷,最多加一个蒋公公。

其他人一抱就哭。

“初初竟愿意让你抱着。”

贵妃稳稳的抱着贝婧初,笑答:“公主很喜欢臣妾呢,所以给公主找母妃的话,陛下要先考虑臣妾,孩子喜欢才是最难得的。”

【我就说你怎么突然送我东西,原来是想当我妈,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听到心声的皇帝破案了,原来是拿东西去贿赂小家伙了。

“朕暂时不打算给公主找养母,爱妃不必再求了。”

要找也不会是她,皇帝还记得贝婧初说的叔嫂文学呢。

他的贵妃可能和他的某个弟弟有私,只是皇帝想先处理鲁王的事,还没来得及料理她。

贵妃不死心,“臣妾只是想陛下有想法的时候,先考虑臣妾罢了。”

见皇帝开始不耐烦,贵妃打住话头,改口道:“那臣妾带小公主出去玩玩好吗?”

皇帝本想拒绝,但贝婧初的声音响起:【我要去看,我要去看热闹!在贵妃宫里说不定能看到她和鲁王约会的八卦呢。】

又是鲁王?

皇帝差点把手中的毛笔掰断,他还真是小瞧了他这个弟弟。

贝婧初被贵妃抱回淑景殿,玩了一会儿后,贵妃把她放下,提笔写些什么。

想来后宫也不能外男随意出入,贵妃和鲁王就一直互写书信。

贝婧初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贵妃正在书案前写着,就有一个男人从外头走了进来。

开口像是要出声的样子,余光看到旁边的奶娃娃。

男人被吓了一跳:“这什么东西?”

贝婧初:你才是东西!

贵妃回头,见到来人惊喜的喊:“阿怏,你怎么来了?”

她喜过之后便是慌,“亲王也不得私自入后宫,你来干什么?你快走。”

别连累我。

鲁王深情款款:“妙儿,我实在想你,一日不见思之如狂。我真的忍不住了,你难道不想我吗?”

贵妃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个沉不住气的东西,要是被发现了他们都得完。

以皇帝的手段,连个全尸都留不了。

“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贵妃抱起贝婧初,“是陛下新出生的小公主。”

鲁王诡异一笑,“皇上的孩子又不止一个,生下来算什么,养的大才算本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