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宠妻

畅销巨作宠妻

暗恋彼岸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穿越重生《宠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沈琪墨璟泽,是网络作者“暗恋彼岸花”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道圣旨,把尚书府的三小姐赐婚给端王做正妃,按说一个尚书之女能当上端王的正妃那还真是天大的恩宠,但是尚书府乃至整个京城都对这个闻所未闻的三小姐报以同情。原因无他,传闻端王凶狠残暴,夜能止小儿啼哭,这还不算,更惨的是端王有个怪癖,那就是专吸少女之血,吓死了好几任端王正妃人选。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关键是现在端王已经躺在床上三个月,生死未卜,急需一个冲喜新娘。这个人就是沈琪。沈琪觉得自己一定是世上最悲催的穿越女,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白捡了一世总要付出些代价。...

主角:沈琪墨璟泽   更新:2024-07-11 20: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琪墨璟泽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宠妻》,由网络作家“暗恋彼岸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穿越重生《宠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沈琪墨璟泽,是网络作者“暗恋彼岸花”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道圣旨,把尚书府的三小姐赐婚给端王做正妃,按说一个尚书之女能当上端王的正妃那还真是天大的恩宠,但是尚书府乃至整个京城都对这个闻所未闻的三小姐报以同情。原因无他,传闻端王凶狠残暴,夜能止小儿啼哭,这还不算,更惨的是端王有个怪癖,那就是专吸少女之血,吓死了好几任端王正妃人选。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关键是现在端王已经躺在床上三个月,生死未卜,急需一个冲喜新娘。这个人就是沈琪。沈琪觉得自己一定是世上最悲催的穿越女,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白捡了一世总要付出些代价。...

《畅销巨作宠妻》精彩片段


江嬷嬷走后,梧桐苑里有了片刻的沉寂,还是王妈妈开口说道:“小姐心里也别难过,王爷他要是好好的铁定能够陪着您一起,要是您心里不好受就说出来,咱们知道委屈了您了。”

紫篱她们也是看向沈琪,一脸的担忧,你说这事弄的,女人一辈子的大事,迎亲的时候不是自己的夫婿,拜堂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进宫敬茶一个人,而现在就连回门都是一个人,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笑话她们小姐呢。

沈琪一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这是又误会了,笑着摇摇头,“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没事的,就是一时忘记还有回门这件事情,有点感慨而已,尚书府里还有爹爹和哥哥们,还真是有点想他们呢。”

王妈妈她们一听就更是心酸了,小姐过的这都是什么日子哟,这个时候本该和自己的母亲谈谈心的,但是徐夫人对待小姐却是那样的态度,实在是不知道让人怎么说了。

一看她们的表情,沈琪更郁闷了,得,又想多了,赶紧转移话题,“快去看看咱们的大闸蟹好了没有。”

“小姐,还早着呢,现在才申时一刻。”连翘笑着无奈的说道。

“哦,那把你这两天打听来的消息说来听听。”沈琪笑着看向连翘,有这个情报收集人才,怎么也不能浪费不是。

一听小姐要听这个,连翘就来劲了,赶紧巴巴的把之这两天得到的消息分享给她们。

“王府里是忠伯管家,江嬷嬷打下手,王爷的贴身侍卫是严一和严二,严一就是去府里迎亲的那个,严二还没见过人,王爷身边没有奴婢伺候,就连他院子里伺候的都要么是小厮要么是上了年纪的嬷嬷,自然王爷也没有通房侍妾,更没有姨娘庶子,干净的很。”说到这里还挺为她家小姐开心的。

其他几人听到这里也感到欣慰了一点,没有那些个烦心事,小姐就算是委屈倒也值得。

“他们说王爷平时虽然总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是对待下人却很和气,很少对着下人发脾气,更别说是打骂了,根本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可怕。”

“其他的就没了,王府规矩严格,他们都不敢多说,不过您放心,多给奴婢一点时间,奴婢一定能为您打听更多的消息。”说着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沈琪好笑不已,“也不需要太刻意,聊天的时候能打听多少是多少,咱们不要做个聋子就好,别让人家觉察出咱们是在打听他们,那样就不美了。”

“奴婢晓得,一定会小心的。”连翘郑重的说道。

沈琪也是知道连翘活泼是活泼但是该有的分寸还是能把握好的,也就不再多说,又坐着说会话,彼此交流一下情报,然后就等着晚上的大餐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八月十六正是赏月的好时机,院子里摆上饭菜,其中一盘子大闸蟹放到中间,很是醒目,吃蟹可以很讲究,用上蟹八件,一套程序做下来优雅干净,还可以很随意,直接上手抓,这就有些豪放了,古人尤其是古代的皇家当然不会这么粗鲁。

伺候的丫鬟对这一套工具都不陌生,拿起来就能上手,剔出蟹肉放在一个小碟子里,旁边有沾着吃的醋和酱料,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前世的时候沈琪是很不喜欢吃螃蟹的,麻烦不说咬开蟹腿的时候跟嚼牙一样,听的人头皮发麻,还不如吃虾来的方便。

螃蟹性凉,沈琪被伺候着吃了两只王妈妈就过来提醒,“王妃,不能再吃了,吃点别的吧。”

沈琪也是知道不能多吃,尤其是在晚上,于是也就放开,解了馋就够了,还有其他的菜可以吃呢。

“行了,我这里不用伺候了,你们也去吃点。”沈琪对着身边的丫头说道,然后看着桌子上的螃蟹吩咐道,“把这些也拿走,你们分着吃了吧。”

“多谢王妃。”连翘也不客气,直接就去端盘子,紫竹她们三个也跟着欢喜的到一边分食,王妈妈无奈的摇摇头,“王妃太惯着她们了。”

“奶娘也不要太过拘谨,您也吃点。”沈琪笑着说道,然后想到了什么就问道,“其它院子里可是都有了?王爷身边伺候的人也要送些过去。”

“王妃放心,都有了,主院那边也送了。”王妈妈温声说道。

沈琪点点头,知道都安排妥当了之后就安心吃自己的饭,因着等会还要吃月饼,所以这个时候也就吃个六分饱,让人把东西撤下去之后,紫篱端过茶水给沈琪漱口,然后才上要喝的香茶。

主院,严一严二来到端王的房间,手里端着一盘子螃蟹,这个时候的螃蟹个大,一盘子最多也就三四个,那还是要很大的盘子才行,给这边是送了四只让他们分着吃。

“王爷,王妃给咱们送螃蟹来了。”严二一进门就开始嚷嚷开来,看着这么讨喜的大螃蟹,严二深深的觉得王妃是个好人。

“哦,这是哪里送过来的?”端王看着那几个大螃蟹问道,他记得每年都是宫里赏赐的,今年自己还在昏迷皇上肯定是没有那个闲情弄这些。

“王妃的。”严一言简意赅。

一看王爷脸色要不好,严一赶紧补充,“是王妃的三哥昨天送过来的,跟着嫁妆一起,说是王妃每年最是喜爱这个,今年中秋节都不能好好过,于是跟着送到王府来了。”

端王眯起眼睛,看来这个尚书府的三公子对自己颇有怨言呀!也是,自己疼了那么多年的妹妹就这么委委屈屈的嫁了,换个人心里都是不痛快的,他恼自己甚至是整个皇家都是有的,只不过是有怨言也发作不得罢了。

但是端王敢肯定,整个尚书府估计没有人会欢迎他,毕竟自己这个小王妃还没有及笄,又是作为冲喜新娘,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王爷,您能吃吗?”严二看着螃蟹问道,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家王爷在走神,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那盘子螃蟹上。

端王回过神来,摆手道:“你们分着吃了吧,本王体虚,暂时还不能吃海鲜。”

严二欢呼一声拉着严一去分食,严一对他简直都无语了。

这边沈琪其实不知道这个螃蟹竟然是三哥送过来的,她以为是王府本来就有的,“您说是三哥吩咐昨儿个随着嫁妆一起送过来的?”沈琪看到很是诧异。

“可不是,三少爷对小姐可真是好。”王妈妈不免感慨。

沈琪端起茶杯低头喝茶,掩盖住自己红了眼眶,一时感慨颇多,本以为自己是个冷情的人,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有太大触动,但是知道有一个这样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哥哥,此生无憾!

三朝回门是在吃过早饭之后,沈琪这天其实也不是很着急,吃过饭之后又到主院去看了一眼端王,还坐下不紧不慢的给他念了一段书,然后才慢悠悠的往回走,忠伯依然备好了马车送王妃回门。

看出沈琪的兴致并不高,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是都知道王妃的心结,回门的时候主要就是带着女婿见家人,然后母亲会问一下在婆家的生活情况。

而沈琪一是没能带上夫婿,二是跟母亲关系疏远,这个回门还真是完全失去了它所有的意义。

王妈妈走过来看着沈琪说道:“王妃,该出发了,老爷说不定还在等着您回去呢。”她知道沈威远还是很疼爱这个女儿的。

沈琪愣了一会儿摆手说道:“走吧,紫竹、连翘陪我一起回去。”

“是,王妃。”紫竹连翘同时应是,其他人也是没有意见,那个尚书府对她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吸引力,连小姐都不受待见,更别说是她们这些丫鬟了。

让紫竹跟着是因为紫竹沉稳,而连翘脑子灵活,随机应变能力强,她们两个在身边沈琪省心。

来到门口就看到严一领着一帮侍卫等在马车旁,这是什么意思?沈琪有些不明白。

看出沈琪的疑惑,严一出列,一板一眼的回答:“王妃,属下等护送王妃回门。”

沈琪:不就是回个门吗?至于弄这些侍卫护送?她怎么记得距离并不是很远的说。

但是沈琪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知道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听她的,说了也是白说,他们怎么安排自己听着就是了,于是摆手道:“辛苦各位了。”然后扶着紫竹的手上了马车。

紫竹她们几个倒是挺高兴的,这样的话回去徐夫人也不敢再无视自家小姐了,小姐如今可是端王妃,还有侍卫护送。

这些丫鬟们第一次感谢沈琪成为端王妃,有了这个名头不必再在意别人的怎么对自己了,总算是扬眉吐气一回。沈琪看着这些单纯的丫头欢喜的样子,摇头苦笑,算了,跟着自己她们也算是受苦了!

其实严一心里跟沈琪一样纳闷,不明白王爷为什么偏偏吩咐自己带上侍卫护送王妃回门,不由悄悄打量了一眼王妃,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但是王爷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再说了每次王妃过去王爷都是闭着眼睛的也能看得见王妃长什么样子?

严一心里不明白但是他不是严二,他会严格的执行端王的命令而不是去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王爷总会让他们知道的。


于是心思各异的几人一起出发朝尚书府走去,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尚书府,客厅沈威远带着几个儿子和徐夫人一起等候,徐夫人依然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沈威远却是不停的走来走去,嘴里念念叨叨,“小七会回来吗??”

也没有人回答他,不过他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别人回答就是了,他就是有些紧张,这么个被府里亏欠了多年的女儿最后还是被他们给抛弃了,为了另外一个一个女儿,虽然不是他们的本心,但是沈威远还是觉得对不起她。

沈嘉彦沈嘉祯他们也只是表面比较平静而已,心里还是忍不住为沈琪担忧。

当听得门房报一声“王妃驾到”的时候沈威远立刻往外冲去,沈嘉彦他们紧随其后,徐夫人倒是不想出去迎接的,但是想到沈琪如今身份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她是王妃了,就算是自己的父母见了她也是要行礼的,然后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走出去。

门外严一带着同样一身黑衣的侍卫站成两排行成保护的队形,沈琪在紫竹连翘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正好沈威远他们也来到了门前。

远远的看着沈威远就觉得女儿瘦了,略显稚嫩的脸上此刻却要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一身王妃正装衬得整个人有了气势,但是沈威远就是觉得心酸,觉得女儿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家里享受时光,而不是还没及笄就已嫁做人妇。

看到沈琪回门这样的架势,沈威远心里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最起码女儿还是得到了这些王府的侍卫的尊重的,管事的也算是比较重视女儿,他哪里知道是端王吩咐的呀。

走到近前沈威远带着家眷就要行礼,“微臣参见王妃。”沈琪上前一把扶住他,随后松开,皱着眉头,“父亲何必如此!”

“礼不可废。”沈威远见女儿脸色还算红润,心里又宽慰了一点。

“无论如何我终归还是父亲的女儿。”沈琪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让沈威远半晌无语,随后在心里叹息一声,这个女儿绝对是几个子女里面最通透看的明白的。

门口不宜多说,严一此刻抱拳行礼,“王妃,属下先行告退,晚上再来接您。”

沈琪看了一眼严一,眼神示意紫竹,紫竹立刻就明白了王妃的意思,上前一步递给他一个荷包,“辛苦诸位了,拿去分了喝碗茶。”

“属下谢王妃赏赐。”抱拳一礼然后井然有序的离开。

沈琪转身看向沈威远:“父亲,咱们进去吧。”

“好,赶紧进屋。”沈威远也是知道总不能在门口说话,于是领着沈琪朝客厅走。

其实他们这个回门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招待的好,没有夫婿,本来应该是由徐夫人带着沈琪进内室说话,而沈威远带着儿子们招待女婿,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沈琪一个人回来,而且估计也不太愿意去亲近徐夫人。

进了客厅之后沈琪就朝沈威远和几个哥哥行礼,面上也是有些激动,几个哥哥见到她也是对她笑笑,这个时候不适合问话,沈琪也是笑着看向他们,等到沈嘉彦的时候还俏皮的眨眨眼,沈嘉彦会心一笑,气氛很是温馨,就连沈嘉祯都没有了平时的冷清,欣慰的看着这个妹妹。

正如沈琪自己说的,无论在怎么样的环境下她都能让自己过的很好,她生性乐观豁达,为人聪明通透,看事情也是比旁人看的更清楚,这多少能让他们放心一些。

大嫂姓崔,如今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骏哥儿今年十岁,在学堂读书,一般晚上才会回来,小女儿雅姐儿今年七岁,就跟在母亲的身边,长得很是可爱。

他们跟沈琪其实都不怎么熟悉,知道沈琪不受徐夫人待见,崔氏是不敢跟沈琪多亲近的,毕竟她是要在徐夫人的手底下讨生活。

此刻见到沈琪崔氏不免有点尴尬,就像是你之前态度不好的对待的一个人,如今人家飞黄腾达了站在你的面前,你肯定不会那么自在,但是沈琪其实一点也不在意,毕竟她身处那样的位置,人家对你好是人家宽厚,不对你好也无可厚非,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必须要对另一个好,她想的很开。

“参见王妃。”还没拜下去就被沈琪拉住了。“大嫂不必如此。”然后看着她身边的雅姐儿笑着问道,“怎么,雅姐儿不认识小姑姑了?”小丫头从她进来就一直盯着她看。

雅姐儿不好意思的笑笑,露出两个小酒窝,跟沈琪竟然有几分相似,“小姑姑好看。”

“我们雅姐儿也好看,以后比小姑姑还好看。”沈琪笑着看向她,说话声音也是温声细语,让雅姐儿有些疑惑,小姑姑明明很好,为什么祖母不让她找小姑姑玩呢?

在府里骏哥儿和雅姐儿最小,但是却跟沈琪的年龄最接近,那个时候他们也是想要找沈琪玩耍的,但是徐夫人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跟沈琪亲近呀?她觉得她的孙子孙女以后都是要帮助大女儿的,可是不能让沈琪给笼络住了。

小孩子本来就没有那么分明的是非观念,还不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那之后,骏哥儿和雅姐儿也不怎么亲近沈琪了,沈琪虽然失落了一下下,但是之后就没事人一样。

在对待别人的时候都是亲热有礼的,但是等到了徐夫人的时候沈琪就只是平淡的喊了一声“母亲。”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沈威远在心里叹口气,这次小七是再也不会跟徐氏有任何的挂牵了,也是,多热的心这么多年也该凉透了,更何况最后还是她自己小七推出去的。

老太太也在,沈琪就主动到老太太身边,“老祖宗一切安好!”

“好,好。”老太太还是挺高兴的,看着沈琪一身正装,王妃气派一显无疑,觉得这个孙女说不定会有大造化。

徐夫人看着沈琪宁愿跟老太太说话也不搭理自己,也没什么反应,她也是知道以后无论如何这个女儿都不会和她亲近的,但是她也不在乎,她还有两个女儿呢,而且大女儿那么懂事贴心,虽然入了宫门也还是时时关心自己。

这个时候她也不会上前去主动巴结沈琪,见这场景就去问沈威远,“老爷,是不是可以开宴了?”

“摆宴吧。”沈威远对徐夫人是越来越失望,这个看不清的,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

这个时候是要男女分席而坐的,在座次顺序上就有了讲究,沈琪是端王妃,虽说没有具体的品级,但是身份肯定是比老太太和徐夫人高的。

“这是家宴,老祖宗您上坐。”沈琪首先发话,她没必要跟老太太过不去,说起来老太太这些年其实对她也没做过什么,除了请道士为她批命。

然而道士虽然是她请的,但是结局却不是她能够控制的,所以沈琪也没什么好怨的,说起来她也是被利用了一回。

徐夫人本来以为沈琪怎么地都会对她谦让一番的,没想到的是沈琪直接就没理她,坐到了老太太的左下手,本朝喜宴以左为尊。

徐夫人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理她,老祖宗是不想为了她得罪沈琪这个端王妃,沈琪就像是当年她对待自己一样的无视了她,是真的无视,沈琪压根就没把她放在心上,也忘记了要跟她谦让,正是因为是无心的所以才更加的伤人。

但是如今沈琪身份不一样了,也不是她能说的了的,再说了沈琪就算是坐到主位上也是够资格的啊,更何况一个左下手呢?所以她也没有借口来发作,这口气只能忍着,忍到肝疼也要忍。

而崔氏本来辈分就小,这个时候肯定是坐在末尾的,她也没什么可计较的,带着雅姐儿在徐夫人的下首坐下。

徐夫人发作不得,心里气不顺,吃饭的时候也就没怎么用,沈琪也是没吃多少,老太太本身饭量就不大,所以也是没怎么用,雅姐儿现在都是自己吃饭,小孩子能吃多少呀,崔氏见到大家伙都放下筷子的时候她就立刻停止的进食,总之这餐算是平静而短暂的结束了。

吩咐撤下席面,就着丫鬟的手漱过口,然后端上茶水清肠解油腻,一时之间三人竟然无话可说,也是挺可悲的。

老太太不愿意再待下去,起身说道:“王妃陪着你母亲说会话,人老了不顶事,我得回去歇歇了。”

“老祖宗慢走。”沈琪起身和崔氏一起相送,看到老太太走出去之后又坐了下来,此时雅姐儿觉得气氛不对,她虽然还小不是很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是也是能够感受得到外界的反应的,而且在古代不要小看了一个七岁的小孩子,雅姐儿也是什么都学了一些的。

崔氏不知道怎么开口,一个虽然是自己的小姑子,但是之前没什么交集,现在人家是王妃,另一个是自己的婆婆,没有自己发话的份,再说她就是再八面玲珑面对这么不配合的场景也是无法。

最后见雅姐儿打了个哈欠就向她们请辞,“王妃,母亲,雅姐儿这会儿有点困了,我带她回去睡午觉。”

沈琪点点头,对着小姑娘笑笑,徐夫人这会儿是有话要跟沈琪说,所以也是干脆的让她们走,“快回去吧,你看雅姐儿眼睛都睁不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