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精选全文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香蕉披萨”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沈昭苏清妤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她成婚三年都未圆房。可表妹忽然牵着孩子站到她身前,她才知道那人不是不行,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不行。表妹剥下她的脸皮,顶替她成了侯府嫡女,沈家当家奶奶。重生回到两人议亲那日,男主的葬礼上,她带着人捉奸,当场退了婚事,选择嫁给男主这个已死之人。京中都等着看苏清妤的笑话,看她嫁给一个死人是个什么下场。只有她偷着笑,嫁给死人多好,不用侍奉婆婆,也不用伺候夫君。直到男主忽然回京,把她摁在角落,“听说你爱慕我。”救命,没人跟她说,男主还能回来。...

主角:沈昭苏清妤   更新:2024-07-15 2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昭苏清妤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香蕉披萨”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沈昭苏清妤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她成婚三年都未圆房。可表妹忽然牵着孩子站到她身前,她才知道那人不是不行,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不行。表妹剥下她的脸皮,顶替她成了侯府嫡女,沈家当家奶奶。重生回到两人议亲那日,男主的葬礼上,她带着人捉奸,当场退了婚事,选择嫁给男主这个已死之人。京中都等着看苏清妤的笑话,看她嫁给一个死人是个什么下场。只有她偷着笑,嫁给死人多好,不用侍奉婆婆,也不用伺候夫君。直到男主忽然回京,把她摁在角落,“听说你爱慕我。”救命,没人跟她说,男主还能回来。...

《精选全文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精彩片段


“大小姐,卖了两幅前朝的字画,对方出价十万两银子,这是契约文书,您画押盖印吧。”白先生显然很谨慎,生怕这事最后怪到他头上。

苏清妤拿起文书一目十行看了一遍,没什么不妥当的,便拿出印章,又按了手印。

“好了,三十万两银票给我准备好了么?”

白先生捻了两下胡子,说道:“大小姐,您得把借条收回来,我才能把银票给您。”

苏清妤拿出欠条递给白先生,让他拿去入账。

事实上这账目虽然在苏家挂着,但是欠条早就已经在林氏手里了,林家根本没想往回要这笔钱。林氏去温泉庄子之前,苏清妤便把欠条要到了自己手里。

“我这就去准备银票,稍后就给小姐送过来。”

没过多久,白先生亲自送了三十万两银票过来,又说道:“大小姐,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之后,我们府上……怕是置办年货的银子都不足了。”

苏清妤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没事,有多少银子办多少事。”

想了想,又说道:“以后母亲陪嫁的账目和侯府的账目分开,侯府的吃穿用度都不能再靠母亲的嫁妆产业了。”

她要把账目分开,让侯府的人知道知道,他们这些年的好日子都是靠的谁。免得泼天的富贵,蒙蔽了她们的眼睛。

白先生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心里哀叹,这差事是越来越难了。不靠夫人的嫁妆产业,侯府这些人都喝西北风么?

苏清妤却不管那么多,她只是按照规矩理清账目,谁能说她什么?至于祖母的血燕还能不能吃得上,几位妹妹的首饰还能不能打得起,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苏清妤连着看了两天内宅的账册,对内宅的各项事务也基本了解。

府里这两日也安静的很,两位小姐还在佛堂跪着,大少爷又被打的起不来床,几位主子都冷着脸,下人们自然做事也都小心翼翼的。

只有苏清妤的碧水阁气氛还算轻松,珍珠在外面打听到一点消息,就要进来禀告。

“小姐,听说表姑太太在老夫人那跪了一早上,求老夫人放出表小姐,被老夫人赶回去了。”

珍珠说的时候,还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苏清妤摇摇头,含笑的凤眸剜了一眼珍珠,“你多跟翡翠学学,稳重些。这么跳脱,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刚才还一脸笑意的珍珠霎时就羞红了脸,“小姐说什么呢,奴婢不嫁人,奴婢伺候小姐一辈子。”

苏清妤却在脑子里盘算自己手底下的管事,打算给这几个丫头都寻摸个稳妥的人。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屋里忽然静了下来。

“小姐,徐家来人提亲了,给三小姐和徐家六少爷。”翡翠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苏清妤收回飘忽的思绪,随口说道:“这事已经快三天了,徐家这才来提亲,可不大诚心。”

按理说两家被弹劾的那天下午,徐家就该派人来的。拖了两三天才来,应该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但是又不得不来提亲,毕竟已经闹到了御前。

不过对苏家来说,能攀上徐家也算是喜事了。

如今的内阁首辅徐以祥帝师出身,把持内阁十几年,是当今皇上最为倚重的辅臣。

和苏宜慧成了好事的徐良平,则是徐以祥的庶出孙子,行六,都叫他一声六少爷。

苏徐两家定亲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侯府,次日苏宜慧和程如锦被放了出来,苏宜慧回去换了身衣裳,就来了碧水阁。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严三爷正一颗一颗捡着棋子,闻言随口说道:“算是吧,你不来,我都忘了他今天是头七了。”

苏清妤脱口说道:“你们怎么说也是嫡亲的表兄弟……”

后面的话她止住了,恍然惊觉自己有些逾越了,这不是她该说的。

严三爷先是一愣,随后看向苏清妤,轻声说道:“小姑娘知道的还不少。”

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苏清妤的目光却有些探究,只是并不明显。

苏清妤抬头,正好看见他唇角的笑意。

恰好此时小沙弥敲门进来,“苏小姐,接引殿那边准备好了。”

苏清妤转头看向严三爷,问道:“你不去给他上炷香?”

严三爷嘴角抽搐了两下,起身一甩衣袍,“当然要去,这种场面我也是第一次见。”

苏清妤心说,这人没给人烧过头七?

接引殿内,大殿中间一尊佛像金身,两侧烛光熠熠。一百零八名僧人分坐两侧,中间放着一张长几,长几前面放着一个挑金线莲花纹路的蒲团。

珍珠和翡翠也拿着祭品和经文走了过来,苏清妤接过祭品,询问了慈恩大师之后,摆在了长几上。

经文,则供在了佛像脚下。

刚供上的经文,就被严三爷伸手拿了下来,站在那开始翻看。

苏清妤眉目紧蹙,觉得眼前的人有些无礼,供给菩萨超度的,怎么他这么随意?

就听严三爷一边看,一边说道:“运笔有力,只是后劲儿有些不足,最后一笔差了一点味道。”

苏清妤咧了下唇角,说道:“佛祖和沈三爷都不会怪罪我的,这种事心诚则灵。”

想了想又说道:“多谢严三爷指点。”

他说的毛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写字这种事很吃功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好的。

见他又把经文放上去了,苏清妤才继续放心地整理贡品。

栗子糕,桃仁酥,南枣糕,松仁饼,桐子糕。

每样用盘子摆了五个,摆的整整齐齐,就连点心的边角,都对的整齐。

严三爷见食盒里还有点心,便问,“这里面的是?”

珍珠答道:“我们小姐怕有碰碎的,每种都多带了两个。”

严三爷忽然喉结蠕动了两下,弯腰拿起一块栗子糕就咬了一口。

入口清香,能吃出来只加了一点点糖,是他喜欢的味道,一块栗子糕下肚,他又深深地看了苏清妤一眼。

苏清妤却没看他,而是规规矩矩跪下,又是磕头,又是上香。

起身之后,她看向严三爷,“你不上炷香?”

严三爷眉目微挑,上前上了一炷香,鞠了躬,只是怎么看都透着敷衍。

做法事的功夫,外面已经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狂风呼啸,刚过午时,天色已经暗沉压抑。

僧人还要继续给沈三爷念经超度,苏清妤却没什么事了,打算回去休息。

可外面大雪漫天,怕是路途难行。

苏清妤站在大殿门口为难的功夫,就听严三爷说道:“我让人预备了素斋,就在边上禅房,苏小姐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吧。”

苏清妤也不矫情,点头说道:“那就叨扰严三爷了。”

“只是不好意思了,我在这边做法事,打扰您用饭了。”

此时严三爷已经抬脚往边上的禅房走去了,闻言低声嘀咕,“我听听也好,省得浪费了这经文。”

禅房内摆好了四个素菜和两碗豆浆,珍珠和翡翠则被请到了另一边的禅房用饭。

苏清妤和严三爷相对而坐,她先捧起豆浆小口喝了起来,两口下肚,身上暖和了许多。

外面天色暗了下去,唯有落雪之声可闻。烛光映在少女冷艳的脸上,眉眼之间,容色精致秾丽。

“一会儿雪停了,我派人送你回去。”见苏清妤时不时看看外面,他出声安慰道。

苏清妤倒也不是心急回去,只是苏宜慧跟着她上山这事,她总觉得后面有什么阴谋,心里便有些静不下来。

见严三爷这么说,苏清妤收敛了思绪,专注用饭。

不多时,有人进来低声禀告,“三爷,车马准备好了,明日一早就能出发。”

那人出去之后,苏清妤随口问道:“三爷这是要回老家?”

严家祖籍金陵,他若是来参加葬礼,也该回去了。

就听严三爷说道:“我去趟西北,两三个月之后就回京了。”

他想了想又说道:“他烧百日之前,我一定回京。”

百日后,就是苏清妤要嫁到沈家的日子。

苏清妤手里的筷子忽然滑落到桌上,碰撞到青瓷碗边,发出叮当的声音。

前世两个月之后,西北甘陕两省地动,天山雪崩,整个西北民不聊生。

顾若云当时掌管着苏家的产业,靠着发国难财赚了盆满钵满,还背刺了林家一刀,致使林家最后伤筋动骨。

苏清妤现在想起当时京城乃至整个北直隶的惨状,仍然心有余悸。

“正月里,不要在甘陕两省境内。”苏清妤低声说道。

她做不到见死不救,不管眼前的人信不信,她都要提醒一句。哪怕他最后死在西北,她也尽力了。

转念一想,前世严家三爷一直活着,那应该就是没事了。

严三爷却眉目一紧,问道:“什么意思?”

他这次去西北是要查一件大事,预计要一月末才能回京,也正好要去陕甘两省。

苏清妤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想着对策,总不能说自己重生一世吧。别说是不大熟悉的人,就是最至亲的人她也不会说。

心里急促,面上却不动声色。

严三爷一直盯着苏清妤,就见她沉思了片刻,说道:“我少时曾经梦见过一本书,里面说宣德十八年正月,陕甘两省天塌地陷,死伤无数。”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您说呢?”

苏清妤面色平静,好像只是随口一说。

可严三爷之前分明看见了她眼底复杂的情绪,惊惧,仇恨,盘算……

从那日这小姑娘闯进书房到今日相遇,他发现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罢了,只能等从西北回来再详查了。

外面风雪骤停,珍珠忽然走了进来,在苏清妤身边低声说道:“小姐,奴婢方才回去查看了一下,大少爷来了,此时正和三小姐在一处。”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承邺眼神阴鸷,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顾若云深知这次的事不是威胁他就能解决的,惹怒了他,她们母子也凶多吉少。

顾若云这人极擅长拿捏人心,哪怕此时再担心女儿,她也规矩地后退,说道:“表哥说的是,我知道了。”

雪z姨娘听说两个孩子要受家法,本想上前求情,可见苏承邺这样的神色,也吓得不敢上前。

眼睛一转,便走到了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妾身知道这次的事他们兄妹罪无可恕,只是受了鞭子,是要留疤痕的,往后可怎么办?能不能换个惩罚的方式?”

雪z姨娘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老夫人。

老夫人沉吟了片刻,对苏承邺说道:“雪z姨娘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都去佛堂跪着吧,跪上三天再说。”

苏清妤低垂的眸子里浮起一抹嘲讽,却并未多说。

苏家子嗣不旺,老夫人自然舍不得惩罚孙子。至于苏宜慧,还要和徐家议亲,也不会这时候让她受伤。

一切尘埃落定,苏清妤嘴角含笑出了松鹤堂,等到程如锦被送去慈心庵,她动手就方便了。

回到碧水阁之后,苏清妤又见了府上的几位管事嬷嬷。林氏掌家的时候,只核查账目,并不拉拢人心。所以府上的管事嬷嬷们虽然不敢造次,却也不见得有多忠心。

眼下苏清妤掌家,她们自然生起了轻视之心,苏清妤也不戳破,只说还按照以往的规矩,账册及时送过来。

管事嬷嬷们走了之后,苏清妤翻着以往的账册,一目十行地看着。

眼看着外面天色暗了下来,珍珠却急匆匆走了进来。

“小姐,表小姐……怕是不能去慈心庵了。”

苏清妤眉目微微蹙起,抬头看向珍珠,“怎么回事?”

珍珠愤恨地说道:“表小姐要带走的东西已经装上马车了,可沈家忽然来人了。”

“说是要给沈大少爷纳表小姐为贵妾,等到孝期过了就入府。”

苏清妤不解地看向珍珠,“沈家怎么忽然改口了?”

那日看沈家老夫人的意思,分明是不想接纳程如锦。她便想着趁两家婚事悬着,正好把人处理了。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沈家不可能这时候给沈昭纳妾。叔叔尸骨未寒,侄子着急纳了妾室,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就听珍珠说道:“奴婢打听了,可沈家的人口风紧的很,什么都不肯说。”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见琥珀掀起帘子走了进来。

在苏清妤身边低声说道:“小姐,奴婢打听出来了,那日咱们走了之后,沈大少爷便不吃不喝跪在沈三爷灵前。”

“后来沈老夫人叫起,他也不肯起。”

“外人都以为沈大少爷是为叔父尽心守孝,实际上他是以此威胁家里,要让表小姐进门。”

“听说今日开始,不光不吃不喝,还一直磕头,额头都磕出血了,把沈老夫人吓坏了,这才让人来咱们家。”

苏清妤看向琥珀,“你怎么打听出来的,不是说沈家人的嘴严得很么?”

琥珀低眉顺眼地说道:“外院上茶的小厮是我表弟,这话是沈家的管事对侯爷说的。”

自从上次因为字帖的事,苏清妤训斥了琥珀之后,琥珀这些日子做事便很恭谨。

苏清妤满意地点点头,“琥珀做的不错,那支赤金梅花簪子你拿去戴,再拿五两银子给你表弟。”

琥珀谢了她的赏,又说道:“奴婢过来的时候,侯爷已经吩咐人把表小姐的东西放回去了。”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氏一句一句琢磨女儿的话,每一句都翻来覆去的思量。

她本不是寻常妇人,见识和眼界都比一般闺阁女子要强。

想到自己嫁到苏家的日子,忽然便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

虽和大多数女子的归宿不一样,却能比大多数人过的肆意洒脱。

只是女儿才十五岁,若是以后遇上对心思的意中人又当如何?

罢了,真有那天,她再替女儿筹谋就是了。

想到此,林氏抬头笑着说道:“那就依你,好在沈家老夫人仁厚,也不会为难你。人活一世不易,你想做什么便去做。”

“娘别的本事没有,保你一世衣食无忧还是能的。”

苏清妤忽然就红了眼眶,前世若是母亲在……

她挪了挪身子,依偎在林氏身边,“娘,您明日就去温泉庄子住着,我再去表哥那借个大夫去庄子上给您安胎。”

林氏转头宠溺地看着她,“你百日后出嫁,我还是在家帮你打点这些事吧。”

苏清妤摇摇头说道:“不用,又不是嫁给活人,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母亲安心养胎生下嫡子,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再说……这府里万一有人想害娘怎么办?”

母女俩正说着话,大丫鬟白露走了进来。

“夫人,晚饭摆好了,可以用饭了。”

林氏问道:“做大小姐喜欢的菜了么?鲥鱼和松仁炒鸡做了么?”

苏清妤忙说道:“娘,这百日我吃素。”又吩咐白露,“让厨房给我炒一个蜜饯黄芽菜,再拌个燕笋,别放荤油。”

“明日我送娘去庄子上,后日是沈三爷头七,我还要去护国寺给他做场法事。”

头七的法事沈家也会做,她只尽她的心意就好。占了他夫人的位置,总要做点什么。

林氏赞许地说道:“你这么做是对的,既做了决定,该承担的便要承担。”

等到苏清妤陪着林氏用过了饭,回到碧水阁的时候,已经是亥时初了。

掌管首饰和小库房的大丫鬟琥珀,过来帮苏清妤卸了钗环。

苏清妤淡淡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问道:“上个月大表哥送来的颜真卿孤本字帖呢?拿出来我看看。”

琥珀一愣,随后说道:“回小姐,那本字帖被表小姐借走了。”

苏清妤脸色一沉,一边对着镜子左右看着发髻,一边问,“这事你问我了么?”

又冷哼一声,“借?她程如锦借我的东西,可还回来过?”

琥珀吓得连忙跪到地上,解释道:“奴婢……奴婢看小姐也不大练字,表小姐开口了,奴婢不好回绝。”

苏清妤透过铜镜冷眼看向琥珀,“你不好回绝?什么时候你能做我的主了?”

前世就是这样,她的首饰和稀奇玩意,很多都不明不白去了程如锦那。

而她那时候觉得程如锦和表姑母都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记得前世出嫁之前,琥珀就被程如锦要去伺候了。

现在看来,这丫头八成早就有了二心了,亦或者是想左右逢源。

苏清妤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琥珀。

“凡是借给表小姐的物件,都给我写下来。”

琥珀去写清单的功夫,她亲手点了檀香,淡蓝色的烟细细地升了起来,让人凝神静气。

珍珠端了热茶和果子进来,苏清妤在外折腾了一下去,确实又累又乏。

捏起一块芝麻糕,咬了一小口,又喝了口热茶。

然后皱眉看向茶盏,“这不是紫笋?”

苏清妤最喜欢的茶是顾渚紫笋,茶汤清亮味道甘醇。

可手里这盏茶……

就听珍珠低声说道:“小姐,这是胎王菊,败火的。”

苏清妤哭笑不得,这丫头不会以为她是嘴硬心里苦吧?

“换紫笋来,这东西我喝不惯。”

珍珠见状撤下了茶,转身出去了。

苏清妤擦了擦手,看向拿着纸过来的琥珀。

“都写清楚了么?”

琥珀连忙回道:“都写清楚了。”

苏清妤接过那张纸,看了看。

掐丝珐琅的盒子,嵌玛瑙的梅花瓣金簪,海外来的螺黛,猫眼石簪子,颜真卿的字帖,前朝的孤本医书……

林林总总,将近二十件。

她看完把纸放到一边,冷冷地看着琥珀。

“你和表小姐,还有别的事么?我只问你这一次,你最好如实说。”

琥珀连忙摇头,“没有,奴婢和表小姐并无私下的来往。只是……”

“只是什么?”苏清妤冷声追问。

琥珀深吸了口气,说道:“表小姐身边的大丫鬟玉秀经常来找奴婢,有时候会打听小姐的事。因她每次来都带着吃的,有时候还送我首饰。奴婢不好意思,可能……可能说了些不该说的。”

苏清妤沉吟着没说话,玛瑙却先开口了,“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小姐对你不薄,平日咱们院子的赏赐也不少。去年你老子娘病了,还是小姐帮忙请的大夫抓的药。”

玛瑙性子急,说话爽利不留情面。

“你都说什么了?”苏清妤清冷着声音问道。

珍珠换了八分热的顾渚紫笋上来,苏清妤端起茶盏,轻轻摩挲着上面的莲花缠枝纹路。

琥珀回忆了一下,说道:“有两次小姐约了沈小姐去花会,她问什么时候去,都有谁之类的。”

“还有就是打听小姐平日说了什么,都在做什么。多数我都是搪塞过去了,她问的多了,我才答上两句。”

苏清妤低垂着眉眼,想起之前两次约沈月去参加花会的场景,那两次程如锦都找借口跟着去了,沈昭也去了。

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白莲花似的表妹,还真是心思深沉。

“琥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表小姐院子里的人和你来往,你照常跟她们聊天。她们说了什么,问了什么,都来详细的回禀我。”

“你是府上的家生子,爹娘,叔叔婶子都在府上做事。若是让我发现你背叛我,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记住了么?”

最后一句,气势陡然上升。琥珀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奴婢记住了,多谢小姐宽恕,奴婢以后都听小姐的。”

苏清妤淡淡地嗯了一声,就让她下去了。

碧水阁的地笼烧的很旺,苏清妤换了一身家常的素色长裙,头上斜插了一支点翠的簪子,去了东次间的书房。

八角玲珑宫灯的光芒映在苏清妤的脸上,半明半昧。

此刻,她正专心致志地抄着《往生经》。

珍珠见已经三更天了,小姐还没休息的意思,便上前轻声劝道:“小姐,要不明天再写吧?不早了。”

苏清妤此时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这经文写着写着,脑子竟格外的清醒起来。

珍珠见劝不动,又担心她饿了,便去小厨房煮了一碗菜粥,给苏清妤当宵夜。

苏家各院都有小厨房,老夫人和林氏的小厨房,是能做大菜的。几位小姐少爷的小厨房,则只用来煮个夜宵,也没配专门的婆子,都是丫鬟们自己来。

苏清妤忽然闻到了一阵香味,这才觉得饿。一碗菜粥下肚,眼皮便开始打架了,匆匆去洗漱,躺倒床上就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苏清妤被珍珠叫醒,“小姐,该起了,今日要送夫人去温泉庄子上。”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时正房内乱成了一团,一个男人抱着苏宜慧半坐在床边,地上还一个男人被几个小厮按着。

苏清妤认出床上的男人是内阁首辅徐以祥之孙,徐良平。

前世苏宜慧和徐良平的奸z情是在两年多以后,今生竟然这么快就相遇了。

这俩人还真是……有缘。

地上被小厮按着的也是熟人,周氏商行的少爷周正。

前世苏元恺和周正因为抢花魁,两人合伙把礼部尚书家的公子给揍了。

那天她恰好回府送节礼,见到周正和苏元恺在苏家偏厅跪着,求她父亲帮忙去礼部尚书家说话。

所以先进来意图不轨的男人是周正,徐以良应该是恰巧路过,听见声音带着人闯了进去。

此时的苏宜慧应该是被暖炉里的香影响了,原本白皙的脸蛋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一只手抓着徐以良的衣襟,胡乱摩挲。

苏元恺也认出了徐以良,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徐少爷,您怎么在这?多谢徐少爷救了我妹妹。”

徐以良低头看了看怀里娇艳欲滴的少女,一颗心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这是你妹妹?这可怎么好,荒郊野岭的中了这种东西,你们都出去吧,这有我呢。”

徐以良知道苏元恺的身份,却并未拿苏家当回事。再说了,今日这事说出去,他还算是拔刀相助呢。

苏元恺已经慌的不行了,妹妹的清白若是这么毁在他手里,他回家怎么交代?

可眼下带着人下山也不现实,这玩意又没有解药,总不能把妹妹扔到雪地里。

再加上眼前的人又是徐以良,苏元恺无奈,只能在慌乱中退了出去。

一同退出去的,还有苏清妤和徐家的小厮。

一出正房,苏元恺就怒目圆睁地看着苏清妤,“你对宜慧做了什么?怎么是她在里面?”

苏清妤意味深长地看向苏元恺,“我还想说呢,怎么三妹妹在我房里?还有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干什么?”

她又看向在地上被按着的周正,“这人又是谁?为什么进我的房间?我看先把人送到刑部吧。”

苏元恺闻言面色一沉,眼底浮现出一抹惊慌之色。

然后冲着苏清妤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别站在这了,赶紧回房去。”

摆明了不想让苏清妤再问下去,还有周正,他得把人放了,他怕周正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苏清妤自然能看透他的心思,也不戳破,带着丫鬟回了西厢房。

厢房西北方向的密林中,文竹正低声在严三爷耳边说道:“三爷,属下去看过了,苏家大小姐无事。这事应该是冲着她来的,好在她机敏,提前有了防备。”

严三爷微微点了点头,主仆二人刚要转身,就听见正房内传出的声音。

文竹脸色一变,“三爷,徐以良也太混账了,竟然敢玷污佛门圣地。”

严三爷神色不变,手指轻抚手腕上的老檀木佛珠,“佛门里进两个妖魔鬼怪,不是很正常么?”

又吩咐文竹,“把这件事告诉老师,明日御史会上弹劾折子,趁着徐阁老管教孙子的空档,我正好抓紧办事。我今日还在想,怎么牵制一下徐阁老的精力,还要做的不动声色,不能被他看出端倪,她倒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文竹躬身说道:“是,属下这就去陈阁老府上。”

苏清妤很快就带着丫鬟们回了西厢,正房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几个姑娘只能弄了棉球塞到耳朵里,但还是羞的面红耳赤。

好在几人白天都累了,迷迷糊糊间也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苏清妤是被哭声惊醒的。

天冷,她窝在被子里不想起身,就让珍珠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多时,珍珠掀起帘子进来,又在门口站了会,散去身上的冷气,才走到床边。

“小姐,打听清楚了,昨儿夜里那个周少爷就下山了。半个时辰前,徐少爷从正房出去,丫鬟替三小姐换了衣裳,现在三小姐正跟大少爷哭呢。”

苏清妤嗯了一声,吩咐珍珠,“等她不哭了,你去问问大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翡翠端了热水进来,伺候苏清妤洗漱,“小姐,我让胡嬷嬷去拿早饭了,咱们简单吃点豆浆和饼子。”

苏清妤对吃并不挑剔,在她看来,热乎的山泉水豆浆和素饼子已经很好了。

等到她带着几个下人吃了早饭,那边也传来了苏元恺的回应,说是即刻回府。

苏宜慧和苏清妤各自带着自己的丫鬟一辆马车,苏元恺骑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回了侯府。

马车刚在侯府二门处停下,就见管家苏忠慌里慌张地上前。

“大少爷,两位小姐,侯爷让你们马上去松鹤堂。”

苏清妤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苏忠下意识看了一眼苏宜慧,解释道:“今日侯爷上朝的时候,被御史台弹劾了,说苏家小姐和徐家少爷玷污佛门净地,行苟且之事。”

“皇上斥责了侯爷和徐阁老,让他们二位回府好好教养后辈。”

苏清妤一愣,被御史台弹劾?

这事从发生到现在还不到十个时辰,御史台不仅知道了,还写了折子弹劾。是皇上的耳目太灵,还是昨夜的事被有心人看见了?

这样也好,正好用这件事牵制住父亲,毕竟她接下来要办的事,父亲知道一定会大怒。

也不知道谁这么好心,上了一道弹劾的折子。

苏清妤还有事情要处理,不想去掰扯这件事,便说道:“我还有事,跟父亲说一声,我晚点过去。”

说完便带着人回了碧水阁。

回去之后换了衣裳,又重新洗脸梳头,翡翠怕她在庙里吃的不好,重新上了茶点。

苏清妤让珍珠给她找一身稳重的衣裳,然后吩咐道:“去通知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来给我回话。另外,我要见一见府上的账房。”

不多时,偏厅内侯府账房管事白先生走了进来,“参见小姐。”

他已经知道了,侯府内院的事务都交给了这位大小姐。

白先生心里很不以为然,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能管什么事?怕是算盘都打不利索,账本也看不明白。

苏清妤可不管白先生怎么看她,只要能办事,管他是白先生还是黑先生。

吩咐珍珠上了茶,又关上了门,苏清妤才说道。

“白先生,今日请您来是要问问,府上现在有多少现银?”

“回大小姐,现在府上有现银差不多二十一万两。几个铺子的进项刚送进来,今年田庄的收成也不错。”

苏清妤点了点头,又说道:“你回去给我凑三十万两,把林家的三十万两银子还了。”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老夫人对待府里的姑娘,向来是看有没有价值,而衡量姑娘们价值的最直接方式,就是看嫁到了什么人家。

沈三爷已经去了,死了的人还能有什么价值。

苏清妤眼皮都没抬,冷着声音说道:“正好,你可以压我一头了,你可要擦亮眼睛找夫婿了,看看找的人能不能比得过沈三爷。”

这世上能比得过沈三爷的人,寥寥无几,哪怕他已经死了。

苏宜慧眉头一皱,她一门心思想要高嫁,不说压苏清妤一头,可也不想差的太多,所以到现在都没订婚。

此时被苏清妤说中心事,苏宜慧开口说道:“他若是活着,你还有个高傲的资本,人都死了,不知道你狂个什么劲儿。”

“不过也是,他若是活着,也不可能娶你。”

苏清妤微微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眼中略带嘲讽。

前世苏宜慧一年后才出嫁,夫君是忠义侯府庶子宋弘深,惊才绝艳一表人才。虽是庶子,却立下了开疆拓土之功。

没想到宋弘深立功封王回京的次日,就发现了苏宜慧和内阁首辅徐以祥之孙徐良平的奸z情。

宋弘深直接写了休书,苏宜慧最后也没嫁进徐家,而是被苏家送去了邵阳老宅的家庙。

捉奸的事闹的沸沸扬扬,这件事也一度成为京中的笑谈,苏家,宋家,徐家都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苏清妤不想做没意义的口舌之争,便一直闭目养神。

一个多时辰之后,马车停在了护国寺内,苏清妤身边的胡嬷嬷进去找了主事的师父,包下了苏家常住的院子。虽然可能晚上就回去,但是小姐仆妇们都需要一处地方安置休息。

按照长幼,苏清妤住正房,苏宜慧住东厢房,下人婆子们住西厢房。

“珍珠,我的东西放在正房,但是我跟你们一起在厢房休息,咱们几个一间屋子。”苏清妤低声对珍珠说道。

珍珠神色一变,“小姐是说,有人要使坏?”

苏清妤眸色幽深,但是见珍珠一脸紧张,还是笑着安慰她,“也可能是我多想了,不过小心点总没坏处。”

尤其眼下是在庙里,真出什么事,她连帮手都找不到。

苏清妤带着珍珠和翡翠,两个丫头手里拿着祭品和经文,主仆三人出了屋子,打算去找慈恩大师点香做法。

寻常人做法事,自然不能惊动慈恩大师,但是苏家每年在护国寺都花费不少的香火钱,加上苏清妤和慈恩大师有过几面之缘,所以便想请他亲自为沈三爷做这场法事。

护国寺修在半山腰,慈恩大师则常年在最高处的大雄宝殿后。

珍珠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阴的这样厉害,看样子是要下雪了。”

苏清妤正走在大雄殿侧面的青石小路上,闻言笑道:“若是下雪了,我们就在这住一夜,明日再下山。”

“护国寺的素斋做的很是好吃,尤其是豆腐,听说是引上山的泉水做的,豆浆不加糖而甘甜无比。”

“下了雪之后,这山上的夜景就更美了,宝殿上灯火长明,恢弘大气。”

珍珠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姐从未在护国寺留宿过,怎么说起来还头头是道的。”

苏清妤脱口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说完又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双手合十,“佛祖莫怪,小女子不是有意的。”

主仆三人好不容易绕到了后院,可还没靠近慈恩大师住的厢房,就被小沙弥拦住了去路。

“施主,慈恩大师在见客,今日不见其他人了。”

苏清妤一愣,有客?

可这头七不像是别的法事,总不好晚两天做。

苏清妤客气地说道:“小师父能不能帮我问问慈恩大师,就说苏家女苏清妤来给沈三爷做头七法事。”

若是慈恩大师实在没空,她便只能去找别的师父了。

小沙弥听说是苏家的人,又是给沈三爷做法事,便说道:“那小僧再进去问问大师。”

别说什么出家人不理俗事,就这护国寺,和京城的权贵就密不可分。

穷苦百姓,可请不到慈恩大师做法事。

不多时,小沙弥便走了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慈恩大师请苏小姐进去说话,这两位女施主跟我到厢房喝碗豆浆暖暖身子吧。”

言外之意,只能让苏清妤一个人过去。

苏清妤闻言面上大喜,慈恩大师肯见她,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

跟着小沙弥进了大雄宝殿后的禅房,一进门,就看见两人席地坐在蒲团上,中间是棋盘。

其中一人是年逾六旬慈恩大师,另一人则是那日她在沈三爷书房见到的男子。

苏清妤微微福身,“见过慈恩大师,见过……这位大人。”

那人抬起头,儒雅俊朗的脸上挂着浅笑,一双眼眸深邃无澜。

“我姓严,行三。”

苏清妤一愣,姓严?沈家老夫人姓严。

她记得严家确实有位三爷,三十左右的样子,和眼前的人年纪倒是能对上。

“严三爷好。”

打了招呼,苏清妤又转头看向慈恩大师,“大师,我想给沈三爷做场头七法事,您可有时间?”

慈恩大师要落子的动作一顿,下意识看向对面的严三爷。

见严三爷微微颔首,慈恩大师才说道:“有时间,我先让人去准备,你替贫僧下这一局吧。”

苏清妤接替慈恩大师,在严三爷对面坐下。

仔细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局势,忽然觉得似曾相识。

暖玉的围棋子入手温润,她下意识地把黑子落到了记忆里的位置。

严三爷眼神一眯,白子落下。

两人像是不用思考一般,一子接着一子落下,不到一刻钟,胜负便已分明,苏清妤赢了。

可她脸上却不见欣喜之色,低垂着头盯着棋盘还有点心虚。

前世她在沈三爷的书房看见了一本手绘的棋谱,她闲着无事自己和自己下棋,天长日久便都记下来了。

刚才这局,属于她作弊了。

“姑娘好棋艺,我们再来一局。”

一连下了三局,严三爷的脸色也越来越扭曲。

倒不是因为输棋,而是这位苏小姐下棋,就跟能看到他心里一样,还是说,两人对棋路的研究是一样的,那也太巧了些。

苏清妤倒也不是故意要赢他,只是这严三爷的棋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着下着就和棋谱上一样了。

为了缓解尴尬,苏清妤开口问道:“严三爷是特意来参加葬礼的么?”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后老夫人缪不过苏承邺,到底答应了让顾若云做平妻。

苏清妤一脸平静,一个活不了多久的下贱东西,做了平妻又怎么样?等到母亲生产完回府,这母女坟头的草怕是都长出来了。

眼下给她点甜头,她作死更快。

雪z姨娘愤恨不平,莲姨娘则忧心忡忡怕影响林氏的心情。

不多时,又有韶华堂的下人进来禀告,说是有几件家具被烧坏了,韶华堂下人的卖身契都被烧没了。

别的损失倒是没有了,也没有下人受伤。

未等顾若云做出反应,苏清妤就率先开口说道:“表姑母别担心,卖身契我会派人去衙门补办的。”

顾若云皱着眉头想说不麻烦她了,又想起来补办卖身契需要府里的印鉴,她是没权利办的,便只能压下心里的不安,谢了苏清妤。

顾若云见苏清妤对抬平妻的事没什么意见,心想到底是孩子,外强中干罢了。

“侯爷,现在韶华堂被烧了,修缮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既然夫人在庄子上养胎,紫薇苑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我先去借住一段时日。”

苏清妤听了顾若云的话差点笑出声,这就敢明目张胆觊觎主母的位子了?

“表姑母,空着的地方就得让给你?后位空悬多年,要不要送你进宫?”

她的话让苏承邺直接沉了脸,“你说的什么话?这种话是能胡乱说的么?”

“我只是想说,人要看清自己的位置,别肖想不属于自己的。”

老夫人一言不发地捻着手里的小叶佛珠,微眯着眼睛,面上看不出喜怒。

只在苏清妤说完这句话之后,开口说道:“若云先带着孩子住到我这吧,那院子有个五七天的,也就修缮好了。”

“至于抬平妻,也不用对外宣扬,家里简单吃个饭就是了。”

顾若云知道,老夫人心里是不认同这件事的,她只能乖顺地应了声是,不敢有一点怨怼之色。在这个家想要站住脚,就一定要得到老夫人的支持。

深冬的晚上冷风肆虐,出了松鹤堂正房,苏清妤便不自觉拢了拢狐皮斗篷。

出了院门,朝着碧水阁的方向走去,身边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苏清妤,是不是你做的?你故意的是不是?”

程如锦气急败坏追了上来,一把拉住苏清妤的衣袖。

这几日接连发生的事,对程如锦来说犹如噩梦来袭,没给她一点反应的时间。

今天在韶华堂外面,她无意中看见苏清妤眼底充斥着报复过后的快感,她才猛然意识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先是她和沈昭的事被撞见,紧接着元澈承嗣的事也泡汤了,她又差一点被送去庙里,今天晚上韶华堂莫名其妙失火,母亲的事被撞破不说,就连这么多年攒下的家底,也都被一扫而空。

如果这些事都是意外,那她们母女也太倒霉了吧?

苏清妤转身看向程如锦,甩了下手臂,挣脱开她的拉扯。

“表妹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连表姐都不叫了?”

“还是你以为你娘做了平妻,你就能做苏家嫡女了?”

程如锦那双平日潋滟生波的眸子此时阴鸷狠戾,紧盯着苏清妤,“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沈昭哥哥的事?所以你为了报复我,在背后耍手段?”

苏清妤先是皱了皱眉,随后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你和沈昭哥哥的事?你是怎么把无媒苟合说的这么文雅的,看来你娘没少教你这些狐媚手段,你们母女还真是一路货色。”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眼见着程如锦要扑上来,苏清妤闪身躲开了,拿起那串珠子仔细看了起来。
她能确定,这就是她小时候戴的那串七宝珠串,戴了十几年的东西,一上手就知道了。一般人家,也不会七颗珠子就这么穿在红绳上。
这是小时候去护国寺,慈恩大师赠给她的,说让她一直戴着,能替她挡住一劫。去年开始,就寻不见了,当时她带着下人把碧水阁都要翻过来了,也没找到。
程如锦伸手就要再次抢夺,嘴里还说道:“你把这个给我,你已经有那么多好东西了,我只要这个还不行么?这是我的。”
苏清妤把珠串收了起来,冷声说道:“我有多少好东西和你没关系,我的东西,你一点也别想得到。”
说完,又一把推开程如锦,直接把人推到了小榻上。
每次面对程如锦,她都掩饰不住心头的恨意,恨不得当场给她抽筋扒皮。若不是顾及是在苏家,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她怕是早就动手了。
不过没关系,钝刀子割肉,更疼。
珍珠和翡翠带着人按照单子找东西,青云轩的丫鬟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怯懦地站在一边。
程如锦泪眼婆娑,又跟苏清妤装起了可怜。
“表姐,和沈大少爷的事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个珠串,表姐能不能给我?”
苏清妤眉目微蹙,珍珠找出那么多东西,程如锦都没反应,怎么唯独对这个珠串这么上心?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程如锦再次扑上来,苏清妤又是一个反手推,眼看着程如锦往门口的方向跌了去。
却被一道身影直接扶住了。
“苏清妤,你在干什么?”
来人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月白色竹叶纹锦袍,面容俊朗。开口呵斥苏清妤的时候带着几分厌恶,再转头看向程如锦,又满眼流光。
苏清妤看向来人,是她的庶出哥哥,雪/姨娘的儿子苏元恺,也是苏承邺的庶长子。
雪/姨娘从前是苏承邺的通房丫鬟,夫人林氏进门后,抬成了姨娘。这些年雪/姨娘也没少给林氏使绊子,后宅争宠的手段更是不穷。还生下了一儿一女,女儿苏宜慧十四岁。
“表哥,这事不怪表姐,都是我不好。”程如锦一见是苏元恺,说话立马变得娇娇柔柔的,潋滟的眸子泛起了一层水光。
苏清妤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恶心,什么表哥,这是一个爹的亲哥。
“苏元恺,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在这装大瓣蒜。”
一个庶子,在这跟她充什么兄长。
“苏清妤,我是你哥哥,你怎么说话呢?如锦这么好的姑娘你都能欺负,你也太跋扈了。”
苏元恺这话一出口,珍珠先不高兴了,上前说道:“大少爷,嫡庶有别,大少爷这么说话有些过分了。”
长幼和嫡庶,自然是嫡出更尊贵。
珍珠一句话噎住了苏元恺,也让程如锦缓过了心神。
她走上前拉住苏元恺的月白色衣袖,“表哥,你别因为我和表姐吵架,今日的事本就是我丢人了,表姐来羞辱我,也是应当的。”
苏元恺最见不得程如锦受委屈,怒目圆睁地看着苏清妤,“如锦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我看是你在算计她吧?可怜她年少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还一直替你说好话。”
苏清妤怒极反笑,“苏元恺,你瞎我不怪你,毕竟我也瞎过。”
“你愿意安慰就安慰吧,我可没工夫陪你们在这耗着。”
“珍珠,东西收拾好了么?我们走。”
苏清妤带着几个下人走了出去,掀开门帘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苏元恺的说话声,“表妹,你别哭,这事不怪你,你也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苏清妤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几人还未走到碧水阁,就遇上了带着丫鬟去给苏承邺送点心的雪/姨娘。
“大小姐安好。”雪/姨娘微微福身,给苏清妤见了礼。穿的袄裙是去年时兴的样式,头上的那支宝石簪子也有些年头了。可见近一年,雪/姨娘不大受宠。
苏清妤上前扶起雪/姨娘,说道:“我刚从表妹那回来,遇上了大哥。说起来那桩丑事姨娘也知道了,可惜啊,大哥沉浸在温柔乡里看不透。”
雪/姨娘闻言脸色一变,又扯出一抹笑意说道:“你大哥仁厚,可能怕你表妹伤心。”
苏清妤淡淡地笑了笑,看向不远处韶华堂的方向,“要说选承嗣的继承人,我一直觉得大哥是最合适的。也不知父亲怎么想的,非要立元澈,才五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资质。”
承嗣的事,一直是雪/姨娘心头的大事。听苏清妤这么说,她不自觉就绞起了帕子。
“眼下好了,夫人有孕也就不需要了。”雪/姨娘随口说道,心里还在继续琢磨。
苏清妤却摇头说道:“姨娘说的这些为时过早,母亲肚子里的是男是女还不知道。”
“我是真心觉得大哥合适,才提醒姨娘一句,有些事早做准备。”
“我是要出嫁的,以后还需要娘家兄长帮衬,就当跟姨娘结个善缘了。”
不等雪/姨娘有反应,苏清妤就已经转身走了。
走出十几步的时候,就听身后的雪/姨娘咬牙切齿地说道:“给我把大少爷喊回来,我有事跟他说。”
苏清妤嘴角含笑,狗咬狗的场面,她愿意看。
回到碧水阁之后,苏清妤先问了琥珀,那串七宝珠串是不是她送出去的。
琥珀赌咒发誓,说她真不清楚。苏清妤见她神情不似作假,便没再多问,而是把珠串递给了翡翠,让她抽空送去梵金楼,重新换个绳子穿好,这条红绳有些地方已经磨损的快要裂开了。
眼看着快到晌午了,苏清妤还在抄经,翡翠进来说道:“小姐,老夫人说今儿中午小辈都去她那用饭。”
苏清妤挑了挑眉,“程如锦也去么?”
翡翠摇头说道:“没喊表小姐和四少爷,只有大少爷,三小姐,四小姐,还有您。”
苏清妤放下笔,直了直腰,“更衣吧,别让祖母等着。”

白先生本来在喝茶,苏清妤两句话说的他一口茶水直接喷在了地上。

顾不得礼仪,白先生把茶盏放到楠木方几上,问道:“大小姐说什么?把林家的账清了?挂在账上十多年前的那笔账?”

苏清妤心说,这白先生怎么年纪大了,脑子还不转了,她说的还不清楚么?

还有这反应,至于这么激烈么?

“就是那笔账,你现在账上有二十一万两,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卖的,库房里的古董字画,或者是宅子田地,抓紧给我凑够三十万两。”

既然父亲不拿她们母女当回事,该还的账也该还了。总不能母亲贴着嫁妆银子养家,外祖家还要贴钱给父亲养外室吧。

正好她需要银子囤粮,这笔银子到手,她就能和表哥大干一场了。

白先生用力咽了下口水,平复内心的惊诧和恐慌,他在侯府做了几十年账房,还从来没碰上过这么难的事。

三十万两,不是三十两,没有侯爷发话,他敢动这么大笔银子么?大小姐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侯府也就得喝西北风了。

“大小姐,这么大的事,我得去问问侯爷。”白先生开口说道。

苏清妤哼了一声,“侯府内外涉及钱财的事,他什么时候操过心?现在母亲去庄子安胎,这些事都交给了我,出了事我担着,你怕什么?”

白先生无奈地看向苏清妤,“大小姐,这数额太大了,真的不行。”

三十万两银子这么出去,侯爷还不得杀了他?再说了,这银子侯府若是想还,还会在账上挂了十多年么?摆明了根本不想给林家。

苏清妤重重撂下茶杯,冷声说道:“事成之后如果父亲责怪,我给你五百两银子,让你带着全家去江南生活。你若是不肯帮我,那我不介意明天就换个账房,我也不怕你跟父亲告状,你看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白先生先是一阵错愕,随后便是满脸纠结。

大小姐才十多岁,怎么行事手段比夫人掌家的时候还要狠辣,这让他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苏清妤也不催促,坐在首位安静的喝茶,看都未看白先生一眼。

过了好半天,白先生动了动堆满皱纹的唇角,“那小姐说,咱们卖什么好?宅子怕是一时半会不好出手,古董字画倒是有些值钱的。”

这几年账上的银子从未超过三十万两过,只要有要超过的趋势,侯爷就会买古董字画或者孤本古籍回来。有几次夫人明显生气了,顾及侯爷的面子没说什么。

苏清妤想了想,说道:“那就卖古董字画吧,挑值钱好出手的卖,给你两三天时间,给我凑三十万两出来。”

白先生也沉吟了片刻说道:“好吧,就听小姐的。到时候需要签字画押的文书,小姐都要签好了。”

苏清妤笑道:“那是自然,放心吧,我不会为难先生的。”

白先生心说,这还不叫为难?他怎么感觉小姐掌家,这家里的天就变了呢。

送走了白先生,等了片刻,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就来了。

苏家在京城有四家粮行,分别在东南西北四城区。

这四家粮行是林家给林氏的陪嫁产业,包括四位掌柜,也都是林家的人。甚至就连粮食,都是林家在江南收的,派人送到这四家粮行。

可以说这四家粮行,就等于是林家送给苏家的下蛋鸡,只需要捡鸡蛋,什么都不必操心。所有的收益,都是苏家的,林家不会染指一分。

因林家是南直隶最大的粮商之一,所以这四家铺子在京城的口碑也极好,每年收益都有十几万两银子。

林生是西城粮行的掌柜,也是四家铺子的总掌柜,今年四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

苏清妤对林生等几位很客气,让人上了好茶,又寒暄客气了几句,才问道:“林大掌柜,咱们在京城的仓库和铺子里,现在总共有多少米?”

林生想也未想便说道:“仓库里还有三万石米,年底前还能再到两万石。”显然这些账目,都是烂熟于心的,并不需要多加思考。

苏清妤眉头微微皱起,五万石……差的太多了。

她又问了现在的售卖情况和仓库的大小,便让几位掌柜回去了。

送走几位掌柜,苏清妤站起身,“珍珠,让人备车,我要去找二表哥。”

又问道:“松鹤堂那边怎么说了?有消息了么?”

珍珠回道:“三小姐和大少爷并未去松鹤堂,雪z姨娘把三小姐接回了芙蓉苑,说是让三小姐先休息,这些事情晚点再说,侯爷虽然生气,但是也没说什么。”

苏清妤也未多想,只以为雪z姨娘是心疼女儿。

午后,林氏商行后面的花厅内,苏清妤正在听二表哥林文柏的唠叨。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来和我们商量一下?”

“嫁给死人,你怎么想的?别说是沈三爷,就是皇帝,死了也就没什么用了。”

苏清妤吓得连忙白了他一眼,“表哥说什么呢?这话能随便说么?小心隔墙有耳。”

林文柏也知道刚才这句话僭越了,但是唠叨却没停。

“沈昭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不想嫁给他,表哥有的是办法,干嘛还要往沈家的坑里跳。”

“要我说,沈三爷那门子晦气婚事你也退了,若是怕受欺负,不如我在林氏族里找一个,你三表哥……”

苏清妤连忙打断林文柏的话,这二表哥什么都好,就是嘴皮子碎,任由他说,还不得说到明日。

“二表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林文柏一双剑眉微微挑起,笑着说道:“什么正事?说说看,听说现在你掌管家业了,不会是来求我帮忙的吧?”

苏清妤心说,她可不是来求帮忙的,她是来给林家续命的。


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父亲想打那便打吧,不过明天府里还能不能吃上饭,我就不敢保证了。我不好过,你的妾室和子女也别想好过。”

“你猜大舅舅若是知道你因为庶女打我,会是什么反应?”

沈昭一直觉得她爹带着爵位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才混了个户部侍郎,和他凡事拎不清有直接关系。

到现在,他还觉得母亲嫁给他是高嫁,看不起林家商贾出身。殊不知若是没有林家在背后,苏家怕是早就没落了,不说别的,连打点关系的银子都没有。

如今府中的银子和买卖都在她手里握着,他居然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要动家法。

沈昭心里冷哼,和徐家联姻怎么了?徐家是能直接升他的官职,还是能供养全府上下。他估计忘了,他升任户部侍郎,还是林家帮着用银子打点的。

所以沈昭觉得有必要提醒提醒他,让他看清府中现在的局势。

苏承邺被沈昭一番话说的心头一震,有一种脖子被人死死掐住的感觉,想掐死他的,还是他的亲生女儿。

他气得低声呵斥道:“你这个混账东西,我是你父亲,你们母女要依靠的是我,不是林家。”

沈昭想起前世她死在苏家的惨状,恨意直冲心头,脱口说道:“宠妾灭妻的时候你想过我们母女么?你在我母亲眼皮子底下和顾若云私通的时候,想过我们母女么?我们母女依靠你?再依靠下去,怕是骨头渣子都被你算计没了。”

沈昭说话的语调一句比一句冷,苏承邺第一次发现,这个嫡女还有这么阴鸷的一面。

恰好此时管家捧了家法过来,苏承邺被沈昭一番话激的已经没有了理智,抓起鞭子后退了两步就朝着沈昭抽了上去。

沈昭一时躲闪不及,眼看着鞭子就要落到了后背上。

在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怎么惹怒了平宁侯了。

紧接着,众人就听见一声惊叫声,却不是沈昭,而是玛瑙。

玛瑙来不及阻止苏承邺,只能整个人趴在沈昭的后背上,也硬生生抗下了苏承邺用尽全力的一鞭子。

沈昭连忙转身查看玛瑙的伤势,“玛瑙,你怎么样?”

玛瑙穿着翠绿色的缠枝纹袄裙,袄裙的后背处已经被一鞭子抽开,露出的棉花上渗满了血迹。玛瑙脸色惨白,靠在珍珠身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滑落。

苏家那条执行家法的鞭子正面抽就是正常的鞭子,反面抽就带着倒刺,苏承邺这次是反面抽鞭又用尽了全力,如果不是玛瑙,此时奄奄一息的就是沈昭。

沈昭眸底猩红一片,缓缓抬起头看向苏承邺。手却悄悄伸向了玛瑙的腰间,她知道,玛瑙的腰间常年带着一把短刀。

可刚碰到刀鞘,玛瑙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又微微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小姐,现在不能动手。”

若是小姐此时朝着侯爷动手,那弑父的罪名就会把小姐打进万丈深渊。她答应过三少爷,一定护住小姐。

沈昭神色坚毅,下定决心今日了结这一切,老天让她重生一世,不是让她继续受欺负的。

眼看着沈昭就要悄悄拔出短刀,人群外却忽然挤进来两个人。

“聘礼单子念完了么?我们是不是来晚了?”说话的是卫国公赵敬武,边上还跟着忠义侯宋昝。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