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紫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完整章节阅读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完整章节阅读

研究仲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现已完本,主角是贝婧初贝恒,由作者“研究仲裁”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好,那朕有事交代给你。宫中也有培育花草的女官,你便进宫来吧。”许兰期一听,直接跪下:“陛下,小妹性格软弱,意志不坚,不适合在宫里当差。”“太极宫里能人辈出,舍妹在宫里只会给陛下添麻烦。”皇帝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在想什么。“你是害怕许小姐在宫里受委屈?”许兰期沉默不言。皇帝站起来,走下台阶。......

主角:贝婧初贝恒   更新:2024-07-10 2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贝婧初贝恒的现代都市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完整章节阅读》,由网络作家“研究仲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现已完本,主角是贝婧初贝恒,由作者“研究仲裁”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好,那朕有事交代给你。宫中也有培育花草的女官,你便进宫来吧。”许兰期一听,直接跪下:“陛下,小妹性格软弱,意志不坚,不适合在宫里当差。”“太极宫里能人辈出,舍妹在宫里只会给陛下添麻烦。”皇帝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在想什么。“你是害怕许小姐在宫里受委屈?”许兰期沉默不言。皇帝站起来,走下台阶。......

《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完整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此时贤妃正在御书房,向皇帝求情。

不过不是在为孔郎中求情,而是为自己的姨娘。

“届时抄家株连,希望陛下赦免妾身的姨娘。”

皇帝提醒她:“国有国法,但定罪之前,你可以去大理寺,让你父亲写一份放妾书。”

贤妃叩首:“谢陛下。”

在旁边听着的贝婧初对孔家得罪人的能力表示赞叹:

【这孔家也真强啊,一个中书令,一个贤妃,哪个不是好大腿。】

【这家人偏偏都能得罪透了,也是别学不来的本事。】

贤妃走后,被皇帝传召的中书令和许欣姝来了。

许欣姝也听兄长说了,是因为大公主爱听八卦,陛下才为了搜集八卦监视到了孔家。

虽然听起来很离谱且不道德,但许欣姝还是对摇篮里小小的婴孩产生了好感。

只有被解救的人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感恩。

她拿了一堆东西交给皇帝:“之前公主满月宴的时候,臣女被关在孔家没来参加,现在补上早就该给公主的贺礼。”

贝婧初一听到又来钱了,眼睛都亮了。

心里感叹许小姐真是个好人。

然后许欣姝就听到:【唉~该怎么让许小姐知道她自己是个农学天才呢?】

皇帝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许欣姝被突如其来的心声砸蒙了,发现没人说话,声音的来源是龙椅旁边的那个摇篮。

婴儿会讲话和能听到婴儿的心声,哪个都很恐怖好不好?

许欣姝很久才缓过来,接收到贝婧初话里的信息。

她是农学天才?

小时候她却是对那些东西感兴趣,她培育出的兰花惹京中贵族竞相追捧。

但是想研究稻苗一类的东西时,却被父母训斥,说不够高雅。

一天天与泥土作伴,一点没有大家小姐的样子。

所以被迫放弃了。

皇帝努力挤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询问:“许小姐有什么爱好吗?”

但是因为常年严肃的崩着脸,陡然这么故意的笑一下,看起来分外的诡异可怕。

就连追随皇帝十几年的许兰期都被吓了一个激灵。

陛下,你不要笑的这么恐怖。

许兰期不明所以,陛下不会是真看上他妹妹了吧?

于是代替许欣姝答道:“陛下,就是些琴棋之类的陶冶情操的东西。”

“没别的了?”

许欣姝赶在兄长之前开口:“陛下,臣女还擅长培育植物。”

既然公主都说了她是农学天才,她为什么不勇敢一次?

“好,那朕有事交代给你。宫中也有培育花草的女官,你便进宫来吧。”

许兰期一听,直接跪下:“陛下,小妹性格软弱,意志不坚,不适合在宫里当差。”

“太极宫里能人辈出,舍妹在宫里只会给陛下添麻烦。”

皇帝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在想什么。

“你是害怕许小姐在宫里受委屈?”

许兰期沉默不言。

皇帝站起来,走下台阶。

“你一来就擅自替她拒绝了,那你问过你妹妹自己的心愿吗?”

许兰期觉得陛下简直糊涂了,他妹妹能有什么心愿?

谁家好人想放着家里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不做,要进宫干活呀。

他问:“姝儿,你愿意吗?”

快拒绝了吧,看陛下这不死心的,非要他妹妹拒绝才肯放过。

真是的,一定要走这个形式。

“陛下,臣女愿意。”

许兰期:???

他很疑惑,他想反对。

但是两个人都不理他,皇帝直接抚掌大笑:“好好好,朕给你三天时间,记得来任职。”

就这么愉快的顺利的,根本就不需要通过他的。


“说吧,孩子的生父是谁?”

话说得已经如此明显了,丽妃就知道自己瞒不住了。

富贵险中求,她一路用手段上位尝到了甜头,终于迎来翻车的一天。

男主这时被抱了过来。

就算是狂拽酷炫叼炸天的歪嘴邪王男主,这时候也只是个婴儿。

但男主和别的小孩一出生就不同了。看那小鼻子大眼睛的,胖乎乎的又白又可爱,还吐了一个小泡泡。

小男孩出生以来看到的都是大人,猛然看到另一个小朋友,好奇的探着脑袋,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直接萌化了贝婧初。

贝婧初心里呐喊:【啊~好可爱的小孩,好想捏好想rua,宝宝让姨姨亲亲~】

皇帝怀里的小奶娃努力的探着身子想要亲另一个小奶娃,伴随着心声,怎么听怎么不和谐。

皇帝:别太荒谬。

他把贝婧初摁回去,襁褓一裹,强制关机。

【啊啊啊啊暴君!坏人!放我出去,我要玩小孩!】

皇帝假装听不到心声。

而贝婧初本来就困了,见没人理她,很快就睡了。

但是另一个小孩听到了心声,左看看又看看,也没看到是谁在说话。

懵懂的睁着大眼睛,

“你如果供出全部党羽,朕可以考虑留你孩子一命。”

丽妃惊喜得不敢置信:“真的?谢陛下!谢陛下!”

她在皇帝身边伺候几年,了解他的性格。

狠厉残暴,遇到嫌犯直接重刑拷问,根本没有和他讲条件的机会。

而且给他戴了绿帽子,那孩子不可能活。

所以丽妃几乎喜极而泣。

皇帝懒懒的拍着怀里睡着的孩子,好心解释了一句:“要谢就谢小公主,你看见了。朕的小公主很喜欢他。”

他本来也不想留那个孽种的。

但是他想到自己的小公主刚才很喜欢那个孽种的样子,如果醒来发现他被自己处死了,又会觉得他是暴君了。

贝婧初醒的时候,听宫人说,丽妃和大皇子暴毙了。

【不会吧,暴君真把那两人杀了啊。男主虽然后来挺坏的,但现在还是个只会吃奶睡觉的孩子呢!连婴儿都杀,这是杀人魔吧!】

听到贝婧初开始腹诽他,皇帝庆幸自己把那个婴儿留了下来。

他让人把孩子抱过来,小婴儿还不知道自己的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好奇的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瞅。

看到了昨天看到的姐姐,高兴得咿咿呀呀的伸着小短手往贝婧初的方向靠。

贝婧初被男主可爱到了。

【幸好幸好,男主要是被噶了多可惜呀,这天赋这能力,要是收服了,可是世无其二的鬼才。】

皇帝听到贝婧初的心声,不禁开始深思。

如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倒是有培养的价值。

刚感叹自己女儿心性稳重,多思善谋,就听到:

【而且男主夺帅啊!**上写了是让京城女子掷果盈车的帅唉!要不是他武功好溜了,得是下一个被困杀的卫阶。美人是世界的宝藏!少了一个都是重大损失!】

皇帝:……

他觉得自己的遗传出现了问题,他明明不是好色之徒啊。

不过既然他女儿喜欢,做爹的当然是满足她啦。

他来到女儿的摇篮前。

“初初,你是喜欢小弟弟吗?”

贝婧初艰难的小幅度扭了扭脖子,算是点头。

“那把小弟弟给你做暗卫怎么样?”

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把我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句话说完,就见贵妃阴沉沉的看着他。

贝婧初要笑死了:【这什么傻缺,贵妃才死了个皇子,你对着人家贴脸开大,还奇怪人家为什么选皇帝不选你。我真的,这已经不是直男了,这是傻缺吧。】

鲁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歉:“妙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喜欢那暴君的孩子,不是针对你的孩子。”

他过去把贝婧初放下来,拉起贵妃的手,“你想要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的。”

被放下来的贝婧初:【我是你们play的一环吗?】

但是在场的人没人能听见她的心声,贝婧初只能睁着自己的钛合金狗眼看眼前的一场大戏。

没有手机的日子好无聊啊,何以解忧,唯有吃瓜。

此刻她就是瓜田里的猹。

鲁王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找了一批会炼丹的方士,你找机会把他们献给皇兄。”

“你想做什么?”贵妃警惕道。

贝婧初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好家伙,炼丹。

多么熟悉的剧情,历史上各种皇帝,多少明君暴君都迈不过的一关。

当上皇帝之后就留恋权势,想要永远坐在皇位上,就追求修仙、追求长生。

以为那些道士献上的仙丹可以让他们长生不老,实际上都是掏空身体的东西。

鲁王一打扇子,自以为风流之态。

“当然是加速他身子衰败的。”

贵妃柳眉一竖,大骂他:“贝怏你有没有良心!让我去给你送死?”

鲁王忙揽过她的肩膀安抚她:“妙儿可是我的小心肝儿,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呢?

这道士炼的丹药我早就找人试过了,一开始吃了以后,会让人更兴奋体力更好。

到时候你作为献丹的功臣,皇上还会更宠你。”

说到这里,鲁王还忍不住,语气中带了点吃醋。

他搂着贵妃到小塌上坐下,贝婧初被放到旁边的软垫上听着他们密谋:“但只是短暂的让人精力更好,是以掏空身体为代价的。长此以往,他就短寿了。”

鲁王许诺:“待本王登上皇位,定许你做皇后。”

贵妃被皇后之位哄得有瞬间的向往,但她很快冷静了下来。

“如果我做了皇后,那鲁王妃如何自处?”

“她?”鲁王毫不在意的说道:“给她封个贵妃就是了。”

这句话没起到安抚贵妃的作用,反倒让她冷静了下来。

这个男人风流多情,很会哄女人开心,拿来做个情人排遣深宫寂寞倒很好。

但现在就看出来了,他不是个能依靠的对象。

连发妻都说贬就贬,固然她靠着现在的爱情得到了皇后之位,以后他要是喜欢上了别人,还不是说废就废?

于是贵妃拒绝了。

鲁王有些恼羞成怒:“本王是看你在后宫不得宠可怜,才想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竟然还不知好歹?”

“那本王自己去。”说罢他甩手离开。

走到一半,见贵妃毫无挽留之意,他更大幅度的甩了甩袖子才走。

贵妃目送他离开后,抱起贝婧初,也没了再逗孩子的心思。

就把贝婧初抱回了御书房,正好撞上鲁王觐见。

但人已经进来了,再退出去显得可疑。

贵妃只能把贝婧初还给皇帝,期盼着赶紧走。

皇帝从贵妃手里接过闺女的时候就听到:【来了来了,鲁王过来一定是来献丹的,然后大吹特吹仙丹可以长生。

皇帝就是这样被搞垮身体的,又是造作又是丹药又是夜明珠,还硬生生撑到了男主长大。我爹这身体底子是真抗造啊!】

皇帝瞟了一眼台下的鲁王,不得不说他这步棋走得不错。

如果没有小家伙的提醒,皇帝觉得自己恐怕真会着了道。

谁能抵挡长生的诱惑呢?尤其是已经应有尽有,除了寿命无法控制的帝王。

“臣妾告退了。”贵妃行礼。

皇帝挥手同意她退下。

鲁王坐在下首对皇帝说道:“阿兄,臣弟最近拜访了一位道长,可炼制仙丹。那丹药臣弟吃过,一颗下去令人容光焕发、精力充沛,和仙丹无异。”

因为越朝国师的存在,整个国家对佛道之事还是很推崇的,对道士僧人更是尊重。

说着鲁王拿出一个金丝楠木盒,打开盒子,里面的软绸黄锦托垫着一枚鲜红色的丹药。

那“仙丹”的颜色红的鲜艳欲滴,都和普通的黑漆漆的药丸不同,看起来都更仙气。

蒋公公从他手上接过东西,呈到皇帝的书案上。

皇帝看着那枚丹药,忍不住想,连公主的心声和预言之事都有了,那真的有让人飞升成仙的丹药也不奇怪吧?

怎么就能证明,这丹药一定是损害人身体的呢?

万一是真的仙丹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